顛鸾倒鳳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寶玉跟賈琏從城南的“正心武院”回來,一路思念那個大眼睛的少女,只覺她妝扮氣質皆與家里的女人大不相同,十分新鮮動人,又暗自后悔忘記問了她的姓名,幸好武院的人這幾日就要過來,只好到時再問了。        
忽聽賈琏說:“我還有些事要辦,你先回去,那辣子問起,你就告訴她我已經跟武院說好了,這兩天就會派人過來,其余的我回去自會詳細跟她說,明日再去回老爺。”寶玉只好應了,由茗煙等仆護送回家。
        回到榮府,寶玉便一徑往賈琏院子來,進門就碰見小丫鬟彩哥,指著西邊的屋子說:“二奶奶在那邊忙著呢!”寶玉過去,進了屋就見鳳姐在指使隆兒和興兒兩個小厮搬東西,正忙得不可開交,不時還嫌小厮不夠利索,卷了袖子親自動手,粉額上似有細汗膩出,一卷烏黑的云發竟掉下臉來,臉上紅俏俏的,與平日的雍容模樣大不相同。
        寶玉見了她那副狼狽相,卻覺十分新鮮,笑道:“這兩個小厮不好使喚,我去叫茗煙幾個來幫你搬吧!”
        鳳姐見是寶玉,揮揮手道:“去去去,這時候忙著呢!你別來,要奴才我還沒有麽,用得著你的人?”
        寶玉不動,笑道:“二哥說有事辦,叫我先來告訴你武院已經答應派人過來了,其余的等他回來親口跟你說。”
        鳳姐啐道:“那人有甚麽正經事好辦,還不是尋個借口花天酒地去了。”又對寶玉擺擺手道:“好,你快走,這里灰塵可嗆人呢!”寶玉見她卷起的袖口里露出一截雪膩膩的嫩臂,經柔腕上的碧花镯一襯,只覺格外誘人,胸腔一熱,旋即想起那日叔嫂倆一起去甯府的路上,在那車廂里的韻事,不由癡了。
        鳳姐忙了一會,回頭見寶玉仍呆在一邊,奇問道:“怎麽還在這里?吃灰塵呢!”
        寶玉情不自禁,竟掏出汗巾上前要爲鳳姐抹汗,愣愣地說:“出了這一頭汗哩,我幫你擦擦。”
        鳳姐嚇了一跳,玉容愈暈,狠狠地瞪了寶玉一眼,小聲道:“用不著你呢,到別處玩去。”
        寶玉猛省起隆兒和興兒在旁,臉上發熱,尴尬地收起汗巾,仍舍不得走,半天才想起一件事,對鳳姐道:“早上臨走前你不是叫我幫你寫幾個字麽?這會子我沒事,到屋子里等你吧!”
        鳳姐一楞,方記起上午的借口,不禁暗自吃羞,含糊道:“虧你還記得,那你去吧,正好西府昨日送點心過來,叫平兒弄給你吃。”寶玉應了,轉到賈琏的屋里來,平兒忙卷簾迎入,又去倒茶端上。
        寶玉還沒提起她便道:“尤奶奶昨日著人送了幾盒白玉蓮蓉餡過來,我弄些與你吃吧!”迳自出去了。不一會兒便端了一碟色香俱佳的蓮蓉餡進來,放下請寶玉品嘗,寶玉正想與她胡聊幾句,誰知平兒又說鳳姐叫呢,轉身出去了,寶玉悶悶不樂,心忖道:“爲什麽這個平兒總是不大答理我呢?”寶玉等了半晌仍不見鳳姐過來,屋里又沒人說話,心中無聊,乜見床頭幾格暗奁,便挪過去悄悄拉開,頓瞧了個眼花聊亂,里面竟有許多叫不出名的東西,把玩了半天也想不出什麽用處。待翻到最下一格,便見有許多錦繡畫卷、畫冊與香囊,再打開一看,立時血脈翻騰,渾身燙熱,原來都是那三三兩兩的妖精打架圖兒,勾魂撩魄冶豔猥亵,想來這些定是薜蟠說過的春宮了,此間竟收藏了這麽多。
        寶玉還是頭一回看到這春宮,只瞧得天昏地暗,如癡如醉,想起平素模樣端莊的鳳姐竟也看這些東西,更是心旌搖蕩、想入非非。
        不知過了多久,忽聽得后邊有人壓著聲叫道:“好大膽哩,竟在這里亂翻你哥哥房里的東西,還偷偷地瞧什麽呢?”
        寶玉中唬了一跳,旋而聽出是鳳姐的聲音,拍拍胸口,轉過身來對鳳姐笑嘻嘻道:“這些瞧不得麽?你怎麽又放在床頭的奁里?”
        鳳姐臉上泛潮,啐道:“才不是我放的,還是你那下流種子的哥哥弄來的,關我什麽事?”
        寶玉笑道:“把我哥哥罵得這樣狠,等回來我告他去。"又笑咪咪地湊上前低聲說:“他晚上在屋子里看這些,你又看不看?”
        鳳姐對著寶玉那張靠近的俊臉,不知怎麽只覺心兒通通直跳,身子也乏力起來,嘴上仍硬著道:“不看!看了又怎樣?人家夫妻在屋子里還講學究麽?就你看不得,小心老爺知道扒了你的皮!”
        寶玉聽見老子,心頭不禁打了個寒戰,卻又笑道:“你去,你去,告訴他我正在你房里看這些呢,也讓老祖宗、夫人和家里的姐姐妹妹們都到這兒來教訓我吧!”
        鳳姐忍不住笑起來,逼著氣兒擰寶玉的臉,道:“你還要挾我是不是?看我掐不痛你!”
        寶玉見狀,不由心動神搖,膽子早被色欲迷了,忽的雙臂摟住鳳姐的蜂腰,迷糊道:“姐姐,上次你在車里不肯給我,折騰了我好多日不快活,今天就讓我如願了吧!”
        鳳姐笑道:“誰是你的姐姐?我可是你哥哥的老婆,你想胡鬧,我也阻不了你,回去找你屋里的丫鬟們去。”竟忘了推寶玉。榮、甯府里誰不畏鳳姐三分,偏偏寶玉獨善其外,加上那天在馬車里的經驗,仗著被春宮迷了的色膽,使出力氣就要蠻干,一只手猛的一竄就插到她腰里去了,隔著亵褲拿著嬌嫩處。鳳姐兒頓酥了半邊身子,低聲哆嗦道:“我叫人哩!”寶玉哪聽得見,滿腦子那春宮上的情景,只要與這仙妃般的嫂子一試。
        鳳姐本來還想要好好吊下這寶貝一番,但寶玉那迫不及待的神情卻也燒壞了她,一直深藏於心底的綿綿绮念,便如決堤般湧出,喘息道:“你可記得那天在車子里對姐姐說過的話?”
        寶玉接口道:“什麽話?”
        鳳姐凝視著他那張令人心醉的俊臉道:“你說,要是以后忘了姐姐痛你,就怎樣?”
        寶玉竟背得滾瓜爛熟似地說:“若我賈寶玉忘了姐姐痛我,便叫我被天上的雷劈成兩半,再被火燒成灰,又撒到海里去喂王八。”
        鳳姐一聽,連另一半的身子也酥了,玉容嫣紅,甜甜膩膩地對寶玉低語道:“你先回去老祖宗那吃飯,今晚說是請了南安郡王府來的白婆婆用飯,我也得過去侍候呢,耽擱不得,這里人又雜,你哥哥也不定什麽時候回來,晚上再來這院子后邊的假山尋我。”
        寶玉大喜,卻仍不甘就此作罷,央道:“好姐姐,先讓我快活一下,弟弟難受死了。”
        鳳姐掙紮要起身,急道:“剛才忙了一下午,通身酸汗還沒洗哩,平兒去送東西也快回來了,你聽話。”
        寶玉早昏了頭,動了那少爺脾氣,只不依不饒,喘氣道:“只一會兒。”竟俯下頭,把鼻子湊到鳳姐兒的領口里,用力嗅了嗅,只覺一股濃濃的膩香流入鼻孔,如蘭似麝,間中還隱約夾著一絲撩人的膻味,那種流了汗的婦人體香,大異於襲人、碧痕幾個小丫鬟身上的淡淡清香,刺激得寶玉褲裆里的陽物更是勃如鐵石,雙手一用力,鳳姐兒下邊的裙褂便掉了下來,慌得她忙提住,軟語道:“好弟弟,姐姐先用手幫你弄弄,就像上回在車子里那樣。好不好?”
        寶玉搖頭道:“這回不成了。”迳自松了腰間的汗巾,掏出那巨碩無朋的大屌來,沒頭沒腦就往鳳姐亵褲里塞。
        鳳姐兒一見寶玉那無人可及的寶貝,頓然沒了主意,心兒也癢的難過萬分,自從上次在車廂里瞧過后,也不知日思夜想了多少回,防線終於潰敗,被寶玉拉下了亵褲,那雪膩玉阜底上濃密烏黑的陰毛竟已皆濕,分貼兩邊腿根上,露出了那只濃豔淫糜的玉蛤來,寶玉呻吟一聲,便迫不及待的湊上前,大龜頭對準蕊中壓住,屁股一用力,就慢慢地推了進去。
        鳳姐兒給寶玉糾纏,情欲已動,那只玉蛤早就濕透,再被寶玉這一插,只覺那種塞漲飽滿無人可及,美不可言,激得花房反而收束,頓甫出許多滑膩膩的花蜜來,包了寶玉那根巨杵厚厚一層,更是順暢非常。雖然糾緊非常,轉眼也推到了池底,大龜頭頂到花心,鳳姐兒低呼一聲,彎下身倚在寶玉肩上,雪膚上竟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這麽巨碩的寶貝,賈琏、賈蓉和賈薔等人哪個又能比得上?
        寶玉坐在床緣,緊緊地抱住鳳姐兒的蜂腰,挺屌刺入下邊的肥屄中,只覺里面軟物綿延,重重叠叠地包圍過來,竟跟襲人、碧痕幾個丫鬟迥然不同,待入到深處,龜頭碰到鳳姐那粒肥美無比的花心,更是丫鬟們沒一個有的,不由貪戀萬分,當下連連深入,盡用龜頭去挑鳳姐的花心。
        鳳姐嬌喘道:“叫你上午別跟你哥哥出去,你偏要去,這會子沒工夫卻又要來鬧人。”
        寶玉方想起上午鳳姐的話,恍然大悟,心里又悔又喜,哼哼道:“上午錯過了,今兒更不可一錯再錯。”深處用力,龜頭竟能陷入鳳姐兒那花心肉中大半,只覺軟彈彈、嬌嫩嫩,四下蠕動包裹,周身骨頭也酥了大半。
        兩個情迷意亂,淫意汲汲,竟沒丁點前戲,便如饑似渴的在床前交接起來,卻也你甘我甜,如膠似漆。
        不想平兒送完東西回來,到了門口,正要進來,聽見屋里聲音,推了一絲門縫往里瞧,只見鳳姐和寶玉一站一坐,半赤了下身,正在那床緣邊上交歡,頓羞得俏臉通紅,忙輕輕將門帶上,又支開在院子里做活的幾個小丫鬟和婆子,自已守在廊下,心兒通通亂跳,暗啐道:“這個主子,越來越不像話了,什麽人不好偷,竟連寶玉也偷,給人知了,看你怎麽死哩!”轉而想到寶玉身上,不知怎麽竟欲再去瞧一眼,又突然一驚,便狠狠的暗罵了自已一頓,臉上卻燒了起來。
        屋子里的寶玉一下下抽添,眼睛正好瞧見兩人交接處情形,只見鳳姐那蛤嘴頂上的殷紅珠子漲得圓肥,魁顫顫地趴在自已的大肉棒上,每下抽插,都令得它活潑潑的亂跳,只覺份外得趣,心中一動,玉杵出入時更是故意向上提起,刻意去磨擦那東西,兩人的妙處皆不凡,交接起來自然比跟別人時多了許多珍異的樂趣。
        鳳姐魂飛魄散,美得直打哆嗦,而且幽深之處被寶玉連中花心,更是樂不可支。她花徑幽深,男人多難及池底,就是賈薔那樣較長的,也不過十中四、五,像寶玉這般,幾乎下下能碰到花心的,從來就沒有過,而且那種粗巨,更是漲滿花房,抽出頂入拉扯得陰肉翻騰,淫水滋滋,五髒皆化美妙絕倫,喜得她摟住寶玉的脖子,不住低聲嬌哼:“好弟弟,好弟弟,姐姐要快活死了!”她身子豐腴滋潤,下邊不住吐出一股股溫熱滑膩的花蜜,沿著白白的雙腿流下,淋濕了兩人半脫的裙褲一大塊,但此際哪管得了那麽多了。
        寶玉亦十分動情,動手要去掀鳳姐上邊的衣裳,鳳姐忙捂住,嬌聲道:“萬萬不行了,就這樣快快玩一會兒罷了,人闖進來,姐姐就不活了。”寶玉這才作罷。鳳姐想了想,卻自已用手掀開了胸口,半露出雪膩的酥胸,對寶玉妖娆地瞟了一眼,含嗔還甜道:“好弟弟,這樣可以了吧?”又把臉伏到他肩膀上去了。
        寶玉被迷得神魂顛倒,探手到鳳姐懷里拿著酥乳,只覺滿手肥軟,握得掌心都麻了,暗忖道:“鳳姐姐的容貌、身子和情趣都比我屋里那些丫鬟們要好上許多倍。”又銷魂地想:“她雖是我嫂子,今天卻偷偷叫我快活了,看她那情意,說不定以后還會讓我如願哩。”想到這兒,更是興奮之極,上邊姿意捏握,下邊盡情聳弄,酣暢淋漓。
        鳳姐立在床前,雙腿半曲就著坐於床緣的寶玉,不一會便覺酸軟難支,通體香汗淋漓,嬌喘道:“寶弟弟,抱姐姐上床去,這樣好難挨哩!”誰知寶玉竟恍如不聞,卻越插越疾,大龜頭下下直往鳳姐兒池底那肥美非常的花心上頂去,直搗得鳳姐如花枝亂顫,擡頭見他臉上赤紅,神情癡醉,心念方動,就被一股股滾燙燙的東西噴到花心上了,頓麻得通體都酥了。
        她沒料著寶玉這麽快就泄了,猝不及防,本離那至極處還有好一會兒,卻不知如何竟忍不住小丟起來,只是丟得不痛不快,陰精一小注一小注的流出來,十分不能盡興。原來寶玉本乃娲皇氏補天玄石,其精至陽至純,最美女人,鳳姐哪能經受得住?
        兩人草草一翻云雨,慌忙收拾,整理衣裳,自是有些狼狽。鳳姐含笑罵道:“你們哥兒倆果真一個種呢,都似那餓著的色狼一般,說要就鐵定要。”
        寶玉笑嘻嘻地耶揄道:“姐姐真可憐哩,竟落在了兩只色狼嘴里呢!”
        鳳姐推他啐道:“還不快去,今晚有客用飯,你屋里的丫頭們定等得著急呢,我也得過去老太太那兒伺候了。”
        寶玉這才心滿意足的去了,臨走還道:“等會老太太那見。”鳳姐心里一陣甜蜜,立在那里不禁癡了,想起賈琏,又只得輕歎一聲,那人又何曾對她這樣過?

警告︰www.09sese.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