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的失戀女孩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我是一個在深坑念書,校外租賃的學生,離木栅捷運站并不遠,因此經常會
在周末由搭乘捷運往市區跑,逛逛街,買買東西。這一天晚上,又是到了光華買
了些東西回到了木栅捷運站,大約七點多左右,到木栅捷運站對面的公車站牌等
車要回家去。


  那時等公車的人并不多,我前方則是一個化着淡妝,穿着由酒紅色緊身短裙
和小背心構成的中空裝,外面加一件短襯衫,肩背着一隻紅色皮包,身高大概165
公分的長發女子,由于昏暗的燈光加以她是垂着頭,因此并看不出年紀多大,不
過由那種大膽的穿着還是看得出有一副好身材!當時我并沒有啥邪念,隻是單純
地想着,真是一個身材不錯的女子。不過卻感覺得出她身體在微微地顫抖,不知
道是在忍受什麽還是在哭泣。


  之後公車來了,這一站隻有我們兩人上車,但車内卻好像幾乎已經坐滿了,
隻剩下最後面一排之中的兩個位置,因爲我必須坐到倒數兩站,我可不想站那麽
久,于是在她選擇了靠窗的位置,旁邊的位置便成了我不二選擇。


  在車上想要假寐一下,結果公車駛離捷運站大概10來分鍾左右,有手機聲響
起,是該位女士的,她拿起手機接了之後,講沒兩句就大罵:" 什麽?你現在到
木栅捷運站了?來不及了啦!我已經離開了啦!讓我等兩個多小時,都不打電話
來,現在才打有啥用?" 四周人似乎被她突然的大聲吓到,而在她旁邊假寐的我
所受到的驚訝最甚。


  " 車子抛錨?手機沒電?啥鬼理由啊!附近沒有公共電話?你明明就是和那
别的狐狸精厮混嘛!還用啥手機沒電、車子抛錨那種爛理由!"


  看來是和男友吵架了吧……我苦笑搖搖頭。


  " 閉嘴!我們分了!你愛找那狐狸精開房間就去呀!不用跟我說那些!" 她
氣得挂斷後把手機關掉丢回皮包内。眼淚也掉了下來,低聲哭泣着。看來之前在
站牌前她似乎就是在忍住哭泣。


  等她低聲哭泣了一會後。我很雞婆地将一包面紙遞給她:" 臉上的妝會糊掉
哦,把眼淚擦一擦吧"


  她擡頭看了我一眼,反倒是我被震驚住了,天……好漂亮的女孩子……。年
紀看來大概20左右吧,柳葉眉下有一雙閃動着,雖然有淚滴垂在眼眶,仍舊流露
出萬種風情的眼睛,挺俏的鼻子,櫻色的唇瓣都挂在一張雖然妝糊掉,卻仍看得
出淡妝底下純淨的瓜子臉上,真的是……那男的到底在想什麽啊?居然會放這種
這麽漂亮的女孩子鴿子。再往下看去,不禁吞了口口水。雖然無法由那短背心看
到那女生的乳溝,可是看那緊身包裹下,挺立的胸部,目測結果大概34D 上下,
而緊身短裙下露出的大腿部份則更是渾圓飽滿,潔淨無暇……天……那男的到底
是不是不是男人啊……居然會放這種臉蛋好、身材佳的女孩子鴿子……真不是男
人……


  當然,這樣盯着對方胸部和大腿是相當失禮的,我很快地收回目光,看着她
的臉。


  她猶豫了一下,接過面紙,小聲地道着:" 謝謝"


  我也很識趣地把臉别過去,畢竟看着女孩子擦眼淚挺失禮的。


  彼此再也沒有交談。此時公車已經過了将近五分之四左右的站了,隻剩下兩
三站,我也即将準備下站,正要按下車鈴時,她先早我一步按下了,我微微愣了
一下,畢竟我下車的那個站挺偏遠的,附近隻有一個由數棟大樓組成的社區,難
道她也是住那社區,她看我也在這站下車,也面露驚訝神色。


  下了車後,她開口:" 請問……你也是住在XX社區?"


  我點點頭:" 嗯……對呀!"


  她又開口:" 可是我住了3 年了,怎麽沒有看過你"


  我笑笑:" 因爲我住的那一單位是租給學生的,流動性很大,加上大四學生
的生活又很不正常,你當然沒看過我喽!"


  她:" 喔……你是附近的XX大學的學生?"


  我笑笑點頭:" 對呀~~,大四了……"


  她:" 那……你是一個人住嗎?"


  我:" 嗯……和同學分租,不過我是一個人住一間套房就是了啦"


  " 那……今天……" 她欲言又止" 今天你同學會在嗎?"


  " 今天是周末,那些家夥大概都回家了吧!" 我想了想" 那些家夥都住在台
北,都大四了,一周沒幾節課,卻不肯通車,不過每個禮拜都會回家就是了。"


  " 那……今晚……可以收留我住一個晚上嗎?" 她突然提出這種要求。


  " 呃……" 那要求真讓我吓了一跳,說我對這樣美女提出要住我房間一晚上,
說不心動不想要是騙人的,可是……" 小姐你不是就住在這社區?幹嘛不回家?
"


  對,這就是重點,她和我就住在同一個社區,一個由數棟大樓組成的小社區
耶!開玩笑,和這樣臉蛋好,身材佳的美女在我房間同宿一晚,我不吃了她我就
不是男人了。可是又不是男女朋友,而且我也隻是租賃一年而已,到時候回南部
她怎麽辦?而且吃了她,要是吃出問題來,她要找我負責可很方便耶……


  我再笨也不會笨到吃鄰居,除非我馬上要搬家。


  可是話說是這樣說,邊走邊說,我們一下子就到了我和同學共同租賃的單位
所屬的大廈一樓電梯前了,我開了電梯進去後,她也跟進來了……我按了我所屬
的單位的樓層。


    "我……我今天跟家人說好……說好要住我男友家……現在就這樣回去太丢
臉了啦……" 她紅着臉說着。


  " 呃……就爲了這種理由……" 我當下臉上就出現了小丸子似的黑線,居然
是這種理由?


  " 哎唷~~反正我會覺得丢臉ㄇㄟ……" 她的臉越來越紅。


  " 那你這樣到一個陌生男子房間住一晚不會覺得丢臉嗎?" 我心中如此想着,
當然我不可能說出來的。我說:" 可是……"


  " 哎唷~~你到底要不要讓我住一晚ㄇㄟ……不讓我住我就繼續去外面玩,明
天再回家!" 她的臉雖然越來越紅,可是還是耍賴式地說着。


  " 你這麽信任我?不怕我吃了你?" 我還是說出來了。


  " ……" 她靜了一會兒,緩緩開口:" 你會嗎?" 并擡頭看着我。


  看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就真的很像我玩H-Game時,出現的女孩臉
部特寫一樣,我再也忍不住,猛然擁住她,右手扶住她的後腦,吻了上去。


  那女孩似乎吃了一驚,本能性地要把我推開,我卻加強力道縛住她,深深地
吻着,舌頭也輕輕撬開她的雙唇,伸入她口中與丁舌交纏着……直到那女孩抵抗
力逐漸減弱,也反摟住我,我卻待她抱住我後,結束了這記深吻,并輕輕地将她
推開。


  那女孩的驚訝更甚先前我突如其來的吻:"你……"


  " 你知道我會不會了吧!還願意到我這兒住一晚?" 我調息一下後,淡淡地
說着。


  我并非是想要捉弄她,而隻是吓吓她,畢竟如我先前說的,吃鄰居太容易被
抓到要負責了。而且我對于ONS 也并沒有多大興趣,她有男友,即使我真的和她
發生關系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也隻會是一夜情,又何必如此呢?到時候祇是空留
餘恨而已。


  " ……" 她又再次默然不語。


  此時電梯也到了我所居住的單位樓層,我和她出了電梯,站在我所居住的單
位門口,我以鑰匙打開了門,不發一語地看着她。


  " ……" 又是引來她的一陣沉默。


  果然,這是現實,不是H 小說也不是H 漫,不會有那麽好的事情。莫名其妙
遇到一個漂亮女孩就願意跟你上床。我笑了笑便準備要進入住處了。


  " 到外面玩也許也會遇到其他男人,同樣是上床,當然找一個比較順眼溫柔
的男人了……" 她幽幽地歎了口氣。說完話後便推開我,先我進入了我所居住的
單位。進去前還回頭看了一下對面。


  " 啊咧……" 這次換我感到訝異了,我那個吻就是故意要吓她的。讓她知難
而退(這用語好像不太對的樣子)。沒想到她的反應卻是……


  " 好吧~~" 既然如此,送到口的肥肉豈有放過的道理,管她是不是鄰居。先
上了再說,以免遺憾。


  自我大二時談了那場痛苦的戀愛之後,我的心态已經沒有那樣地死腦筋了。


  大二之前,我真的是個純情少男,純情到人家女方都主動了,我還是死守那
倫理觀。也有過那種一生隻有一個性伴侶,而她就是我的妻子。


  對于婚前性行爲也是抱持相當反對的态度。而那次之後,我才覺得我真是笨
蛋。幹麻去死守童貞,真是神經病!反正不對女友動手等于是在替别人保護他老
婆的處女。我幹嘛作那種蠢事。既然不知道何時會分手,就趁還在一起時盡情享
受吧!


  而若有機會一夜情的話……又何妨不試試看呢?如果隻是一夜情,玩完一夜
後,船過水無痕。豈非輕松愉快,反正你情我願不是嗎?


  更重要的是……眼前這女孩外在總評絕對可以打九十分以上的女孩。放過真
是太可惜,萬一被要求負責,又有何不好呢?如果對方要告,就告吧~~~ 牡丹花
下死,作鬼也風流……不是嗎?呵……


  橫想豎想,和眼前這位女孩共度良宵的話,不論結果爲何。絕對會是一個對
生理而言相當不錯的選擇,以及一個難得的經驗。念及此,之前以吻吓走她的念
頭(空流餘恨之類的想法)也就被我抛到九霄雲外去了。


  進入屋後,發覺果然如我所料,樓友都回家去了。這樣也省得麻煩,雖然大
家對于這種事情不會介意啦,隻是還要知會一聲還是很麻煩就是了。


  我便自然地伸出右手搭住她的肩膀,輕摟着她,走向我房間。她似乎顫抖了
一下。擡頭看了我一眼,又低下頭來,怯怯地問了一句:" 你叫什麽名字?"


  " 嗯?就叫我烈吧!" 我笑笑。并自她肩膀開始往下滑……


  " 我想知道真名……" 女孩以雙手勉強固定住我的右手,不讓我繼續往下滑。


  " 問這個幹麻?" 看她如此堅持。我隻好停住,問她因由。


  "我……我想知道……"她低下來的臉更紅了"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
我……我第一個……第一個男人的姓名……" 說出了這句讓我震驚的話。


  " 什麽?" 我聽了後吓了一跳。" 别開玩笑了……你還是處女?"


  " 嗯……是真的……" 她的聲音更低了。


  "可是你不是和你男友……那先前手機另一端的那個……"


  " 他……他……那個笨蛋……" 提到她男友她就難過。甚至又哭了。轉過身
來撲到我懷?哭泣,哭着說: "今天……今天是……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我
才……本來……本來打算……"頓了一下……又繼續:"本來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
給他當生日禮物的……給我的初戀情人……"


  天啊~~我聽到差點沒昏倒……現在的小孩子在想啥啊?市面上文藝小說看太
多了?居然還有這種想法和觀念。


  " 不過既然那笨蛋這樣……我也不用這樣了……你要我的身體不是嗎?那就
來吧!不必客氣……反正如果不是他……其他男人對我而言都沒差别的……要來
就來啊~"她擡起頭,擦掉尚在眼眶四周的淚水,對我說出這種話。


  或許是她對她男友的恨意吧,她變得放得開了。擡起頭對我這些話時,眼神
和神色反倒令我……震驚與……害怕。所以雖然她擡頭看我,也挺起胸膛,更加
強調出胸部,理應讓我色欲更盛。可是……反倒讓我原本的色欲淡掉了不少,也
去咀嚼她那番話的意義與感覺……


  想必我以前也有過這種感覺和想法吧!我以前失戀時,不也是有過這種想法
嗎,女人會想糟蹋自己,殊不知男生也會有這種想法。共同想法:" 除了對方
(舊情人)之外,其他異性都是沒差别的"


  更讓我去深思,先前失戀後陸續談的戀愛……是否有那種意味。心中真正愛
的,還是那個初戀情人……我并不知道……我自問我很認真投入地去談每一次戀
愛,也是真心的愛着對方的……可是……我到底有沒有想過,我真正愛的到底是
誰……


  而我又……我的第一個女人又是否真的是我最愛呢……


  念及此,欲念全消。而想認識她,甚至……和她談戀愛……也許等到她心甘
情願跟我上床,我會更高興……成就感?征服欲?或者是……我不願多想。深深
歎了口氣,拍拍她的肩膀:" 你呢……你叫什麽名字?"


  " 哈哈哈~~~ 我又不是你第一個女人,男人也不會去記第一個女人的名字吧!


  你要知道幹嘛?" 似乎恨意未消吧,她所說出來的話十足像個曆盡風塵,看
透男人的女人所說的話一樣。


  " 你……" 我隻能無奈地搖搖頭。八點檔連續劇看太多的小鬼-_- ……說那
種話。真的叫我好氣又好笑。" 算了……你住在幾号幾樓?我送你回去……"


  " 什麽?" 那女孩吃了一驚,想必是沒想到我會這樣做吧!" 你不是想要我
的身體?"


  "啊……"


    "當初在門口的吻不是表明若我在你這兒住宿你會……"也許是恨意漸消或對
我舉止感到錯愕超過對他男友的恨意,又好似回複到完全不知人事的少女一樣。


  " 我……我當時是故意吓你的啦!我并不想和一個不熟識、沒感情的女生上
床啦!" 我以這一半實話一半謊話的言語回答了她的疑問。我說的想要吓她是實
情,但我所指的謊話,是在于真的萌生過想和她上床的意思。" 你也是如此吧…
…你也不希望你的第一次是給你不愛的人吧?或許更該說你也不想和你不愛的人
上床吧!不是嗎?"


  " ……" 又換來她的一陣沉默。展開了笑顔,神情也柔和了" 我叫做劉淑苓,
就叫我Mill(蜜兒)吧!我的朋友都這樣叫我……"


  她這樣的回答,讓我相當滿意……因爲那意味着,她當我是朋友?我也笑了
" 蜜兒,我送你回去吧~~"


  " 不必麻煩你送了啦……" 淑苓拒絕了我送她回去的請求。


  " 嗯嗯……好吧……你不想讓我知道你住哪吧……不然你就自己回去吧!不
過請到家後打電話給我,我的手機号碼是0939XXXXXX."純粹隻是自然而然脫口而
出的關心。并随手抽起一張紙抄下我的号碼和名字給她。


  " 呵呵……你想的真美喔~~~ 藉此不着痕迹留給我你的電話嗎?" 淑苓淡淡
地一笑,有着一絲的調皮。不過還是接過了紙條。


  " 呃呃……" 天地良心,當時我并沒有這意思呀。


  " 不過有件事情你誤會了,我并不是不想讓你知道我住哪?……" 淑苓又露
出調皮的笑容。


  "呃啊……"


  " 而是根本不需要送……因爲我家就是在對面……" 說到這兒,淑苓笑出來
了。


  " 啊~~~"當下我臉上出現了小丸子的黑直線。居然是……


  " 謝謝你的善良喔……" 淑苓打開了門,就要出去。


  " 啊……我送你出去" 真的無話可說,作夢也沒想到居然會是。但也隻能送
她出門了。


  " 謝謝喔~~掰掰~~~"淑苓給了我一個甜美的笑容。


  看着她走到僅五步遠的對面單位按門鈴。我就把門關上了,歎了口氣,走回
我房間,準備要去洗澡時。


  " 哔哔哔……哔哔哔~~~~" 我手機響了。


  " 喂~~" 是沒看過的号碼。我還是接起電話。


  " 烈嗎?我是蜜兒……" 傳來甜美的聲音,透過話筒,聲音更是甜美如0204
女郎一般地誘惑與動人。


  " 嗯?你到家了吧~~真是服了你,這樣居然還打電話來。" 我笑着對她說着。


  "不是啦……烈……我父母也出去了……家?沒人……我進不去……可以收
留我一個晚上嗎?" 淑苓怯怯地說着。


  " 呃……" 反倒我說不出話來。


  跑到門前去開門,打開門,果然看到淑苓一手拿着手機。對我尴尬地笑着。


  将門再次打開,淑苓這次沒有任何猶豫,隻是尴尬地笑笑:" 烈……還是要
麻煩你了。" 就進來了。且比起之前的緊張臉紅與堅定神色,臉上神情的輕松與
自然更是人覺得賞心悅目。而且今晚也會在我這兒留宿一晚,可是所表現出的神
色,卻是一種出自于信任的笑容。我心中雖還是很緊張,可是我卻因爲知道淑苓
表現出的信任以及我這種緊張感覺并不是性欲而感到高興。沒想到結果還是變成
這樣子。最後淑苓依舊在我這兒留宿一晚。雖然一方面還是會擔心我的欲望發作,
可是另一方面卻也更高興自己有機會可以和淑苓相處。可以對彼此了解更深,也
是好事一件啊……


  我因爲是住套房,遠比先前的地方大得多,空間上并不會有不足問題。因此
除了床、衣櫥、書架、書桌、電腦桌之外,還有一張躺椅,再加上整間房間的地
闆上鋪有軟地墊,因此即使要睡在地闆上,隻要将冬天棉被鋪上當床墊也就相當
足夠,因此我一點也不擔心。而且依照我糜爛的生活習慣,要我整天不睡上網也
是相當不錯的選擇。簡言之,要和淑苓相當守禮地過一個晚上并不難,就隻是看
我自己個人的心态了。


  把淑苓帶進我房間後,指着電腦與旁邊書架的一堆漫畫小說,對淑苓說:"
蜜兒,我去洗澡了,要玩電腦還是要看小說漫畫随你便~~~"


  " 烈,别忘了你剛剛說的唷~~" 淑苓對我甜甜的一笑。


  " 嗯?" 淑苓沒頭沒腦地冒出了這一句,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說過的呀……你不會對我怎麽樣的唷~~"淑苓挖苦狹促的笑容看來也是讓人
感到心曠神怡。


  而要命的是,淑苓坐在我床上,很自然地翹起腳來,雙手擺在兩旁。本來,
這種動作相當自然,可是當穿着緊身小背心、短裙所構成的中空裝時,這種姿勢
可就形成了一種具誘惑誘惑性的姿勢了。雙手擺在兩旁,胸部自然地上挺;翹起
腳來,短裙所能遮掩之部分更是少了,隐約可以看得出露出一小截的藍色内褲。
看着這34 D胸部的挺起與隐約出現的藍色内褲,不自覺地心跳加速和臉紅。淑苓
到底在想什麽啊?她知道這種穿着下的這樣姿勢對男人而言是多大的誘惑力嗎?


  真的很想撲過去,将淑苓壓在床上發洩我的獸欲。可以之前都說不會碰她了,
如果現在強上了她,不是顯得我言而無信嗎?我絕對不願意做一個言而無信的人,
而且先前淑苓表現出的态度是信任以及願意當我是朋友,我又怎可以違背淑苓的
信任呢!


  " 嗯~~當……當然了……你放心啦~~" 我爲掩飾我當時的反應,急急忙忙跑
進浴室。


  這一次的洗澡洗得特别久。除了先自己解決即将爆發的欲望之外,更是将自
己泡在冷水之中将欲望冷卻下來,不然我沒把握單憑我的道德良知就能夠壓抑得
住對淑苓的欲望。


  才剛認識淑苓,說是什麽喜歡還是愛而和淑苓發生關系。這種連自己也不相
信的理由,是無法讓我将我萬一對淑苓會有的舉止合理化的。我自己很清楚,别
人也很清楚,萬一真的今天和淑苓發生關系了,這種狀況下……隻能說是欲望的
發洩……說喜歡或愛這種鬼話是不會有人信的……


  洗完澡出來後,發現淑苓正大喇喇地趴在我床上看漫畫,完全把這兒當自己
家一樣,并沒有任何戒心。看到我出來後,轉過頭跟我笑着點點頭。


  趴在床上看漫畫的确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沒錯,我也經常如此,可是,可是
……


  可是爲何是在穿着這種服裝下如此呢?而且還是在一個認識不到五個小時的
男人面前耶!渾圓挺翹的臀部在緊身裙的包裹之下,更是顯得突出與誘人,整個
内褲的輪廓被清楚地表現出來。而因爲趴着,明顯地擠出乳溝的輪廓。整個身體
的姿勢看來并無任何的設防,也更加誘人。


  淑苓到底是……說是無經驗的處女,可是所表現出的誘惑男人卻又如此自然,
也許因爲無經驗所以才表現出這種舉止,殊不知這種行爲與姿勢可說是相當誘惑
男人的。當然,如果換個角度想,這種自然可以以熟練來作爲解釋。可是到底是
哪一個,雖然是很簡單的二選一,可是卻因爲兩者證據力似乎都不足的狀況之下,
變得格外地困難……


  搖搖頭,不去想這問題,就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打BBS 去了,想把注意力集
中到電腦熒幕前,如果打一晚BBS 消磨時光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 烈,方便借我一件衣服嗎?" 淑苓似乎是漫畫看到一段落要去洗澡,而向
我提出要求。


  " 喔……好啊……衣櫥自己挑一件吧!" 我正忙着在看小說,隻揮揮手要淑
苓自己去衣櫥找。


  " 哦……好……" 淑苓似乎不太高興我的不理睬。但還是自己去拿了,并走
進浴室。


  我的注意力也一直集中在小說上,對于淑苓的不高興、拿哪件衣服等等也沒
有太過留意。


  等到我小說看到一段落,伸個懶腰,往浴室方向一看。剛好淑苓也走出來了,
她隻穿着一件襯衫,讓我看得呆住了,主要并不是她穿得暴露或保守(啊……是
穿得很暴露沒錯啦)。而是她穿的那件,正是我高中時代夏季制服。更重要的是
那件制服,有着許多女孩子的簽名。


  畢業前會習慣将制服給朋友、同學簽名以玆紀念,這種習慣在當時是蠻流行
的。


  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就是了。而我當初是一件給男生簽,一件給女生簽名。
那件由男生簽名的不知道被我丢到哪?去了;倒這一件則跟着我東奔西跑,還特
地折得整整齊齊,放在一隻原先裝雨衣的透明塑膠袋,很仔細地保存。


  結果淑苓居然會挑那一件來穿,真的是我想都沒想到的事情。我當下又急又
氣:" 你怎麽拿那件?" 并直撲向淑苓,要将那件襯衫脫下來。


  " 你……你……你幹嘛啊?" 淑苓拚命着抵抗着。


  " 把襯衫脫下來!" 我拼了命想要脫掉淑苓身上穿的襯衫。


  " 你自己說不會對我怎樣的!你自己要我去挑的啊!" 淑苓一面掙紮一面跟
我論理。


  " 這件衣服是我的聖物,作爲紀念,青春的依據,誰準許你穿了?" 我喪失
理智似的發出嘶吼。并強硬地要把那襯衫自淑苓身上脫下。


  論力氣我還是略勝一籌,強把襯衫鈕扣解開,拉開衣領。卻看見淑苓?面沒
穿胸罩。白皙豐滿的乳房呈現在我面前,乳頭似乎因爲受到刺激而有挺立現象。
令我腦中轟然作響,往下看,襯衫下擺根本遮不住白皙修長的美腿,而在抵抗過
程跌倒在地上。雖然因爲地面上有鋪軟墊,所以即使撞倒在地,也不至于受傷。
可是那姿勢卻将淑苓沒穿内褲的下體完全清楚地展現出來。


  黝黑的陰毛因爲剛洗完澡仍是略顯潮濕而集中一處,在身體掙紮扭動間,陰
毛更是顯得淩亂,在交叉間,隐隐約約看到整個陰戶。在又急又氣之下,對欲望
的自制力更弱。這種情況讓我看到淑苓的身體,無疑是一針催淫劑。


  以強力壓制住淑苓,跨坐在淑苓腿上。将襯衫鈕扣全數解開,淑苓更是驚慌
失措:" 不要~~~ 不要~~~ 快點……住手啊!襯衫……我脫下還你,你……你快
……快點……住手……啊" 想要推開我又要遮掩自己胸部,當然是兩者都沒有成
功。淑苓的雙手被高舉過頭壓在地上,被我以左手壓制住,我右手和唇則往淑苓
身上招呼。右手握住淑苓左乳,用力地搓揉着,臉則湊近淑苓右乳,伸出舌頭繞
着淑苓右乳暈打轉,輕輕地舔着。


  "啊……啊……不……不要啊~~快……快點住……住手……求求……求求你
……啊~~"淑苓的求饒聲音我力道的忽重忽輕而斷斷續續的。


  因爲我洗完澡後,下半身隻着一件運動短褲。而我又是趴在淑苓身上,因此
當我的肉棒因興奮而充血過程中,隔着薄薄的棉布料在淑苓大腿上摩擦着。更有
種異常的快感。我的預估是先藉由自慰一次讓自己耗掉精力,卻忽略了一點,因
爲不久前射精過。當第二次勃起,雖然會比較緩慢,卻更能持久。而就是哪緩慢
的勃起過程,隔着一層布料在淑苓大腿上摩擦過,讓我體驗到沒有體驗過的另颣
快感。


  淑苓在這種狀況下隻能夠拚命求饒,哭着要我住手。當時的我卻完全無法自
制,仍是盡情的放縱自己欲望行事,在淑苓身上盡情恣虐着。忽重忽輕的動作,
雖然隻是以口舌和手,所攻擊地點也還沒有到淑苓的下體。卻也讓淑苓受不了了,
淑苓在轉移陣地,力道稍松時,猛然地轉過身要逃離,我當然追過去,要脫下那
件襯衫時。淑苓卻念出一串人名,一連串女生的名字來,讓我的狂暴動作頓然停
止。呆立在這兒,動也不動。


  淑苓連忙趁這時候脫下那件襯衫,換上我另一件T 恤,并穿上替換的内褲。
由于匆忙,因此并沒有避嫌地在我面前換上。我卻沒有半點反應。那些名字……
對我而言,并不僅止于一堆三個字的組合而已。所象征的,是我青春的回憶與憧
憬啊!


  我想我真的是呆死住了,等到有意識時,發覺自己在浴室中,淑苓拿着蓮澎
頭對我當頭沖着冷水。


  " 哇!" 我吓了一跳" 很冷耶!蜜兒你在幹麻啊?"


  " 你還敢說?虧我這麽相信你,你剛剛居然……" 淑苓雖然對着我沖冷水,
但是臉上的怒意和剛哭過的微紅眼眶卻是很明顯地表現出來。


  " 我剛剛……" 我一回想之前的事情,不禁打了個冷顫。更是心生無限愧疚
" 蜜兒我……我剛剛是因爲那件襯衫……對不起……"


  " 我知道啦!那件襯衫是你的寶物啦!所以我不應該拿來穿,這點是我的錯。
" 頓了一下" 可是你也沒有事先說清楚呀!隻說叫我随便拿。我看那件那麽慎重
地保護着又寫那麽多女人名字,覺得好玩所以拿來穿。"


  " 嗯……" 我心中卻在嘀咕着" 看那衣服保護得那麽慎重看就知道不是要穿
的,你還拿來穿?真是不懂禮貌的丫頭" 雖然是這樣嘀咕,可是剛剛差點就強暴
了人家,我現在可沒有立場說半句話來辯解啊!


  " 嗯……現在那件襯衫我已經洗幹淨烘幹裝回那袋子了,應該沒事了吧?"


  " 啊……" 我低着頭不知回答什麽,隻好以無意義的發語詞回答。


  " 真像桃色魔女?的愛麗斯一樣,附身魔安置着就沒事,拿起附身魔就變得
狂暴了……真是有趣……"


  " 呃啊!" 淑苓突然冒出這樣一個笑話,讓我吓了一跳。不過仔細一想,淑
苓會跟我開玩笑……表示氣消了?擡起頭來,果然看見淑苓的笑顔。


  誤會消解了,夜晚卻才要開始呢……


  老實說,由于先前那樣的舉止,雖說是一時失去理性,可是腦海中對于淑苓
所呈現在我眼前的裸體,仍是有着相當強烈的印象。本來打算藉由上網一晚打消
心中欲念而與淑苓相安無事度過一夜的。


  卻因爲剛剛的那樣子,滿腦子揮之不去的剛剛淑苓的身體、掙紮時扭動的誘
人體态與那動聽的嬌吟。很難冷靜下來。


  所以即使強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熒幕上,卻還是很困難的,總是會想到剛
剛那一幕。雖然一直要自己别去想,卻還是很困難。隻好藉由不時抓抓頭、拍拍
臉頰讓自己清醒一點,别去想那些,隻是……真的很難。


  淑苓絕對不笨,她拿那串名字讓我恢複理智後,并不會繼續追問那些名字的
主人和我的過往。而想必淑苓也知道我腦海中一定還是有着剛剛我和她的情形,
尤其看到我不時地抓抓頭,拍打自己臉頰那樣的蠢樣,更可以輕而易舉地聯想到
我腦子?在想什麽。爲了避免刺激我,便不再與我攀談,隻是靜靜地坐在床上看
着漫畫和小說。


  可以慶幸的,我在看起小說、漫畫時,真的幾乎可以說中斷其他感官的對外
感覺。因此當看了一陣子後,我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網路小說上精采的劇情迷住
了,且淑苓也并不是我第一個碰過的女人,我還不至于不濟到像那種初開葷的男
生一樣,滿腦子都在想這SEX 的事情。因此雖然比較緩慢,卻還是将注意力集中
在熒幕中了。


  在淑苓K 完整套" 像這樣的情歌" 後,看我已經沒有那些蠢動作而隻是專心
看着螢幕中BBS 上的文字,不禁好奇靠了過來,想知道我到底在看什麽東西那麽
專心。


  而我正是在專注地看着一篇最新連載的網路小說,所以她的靠近我幾乎是她
挨近我身邊時我才猛然發覺的。


  " 烈……" 淑苓出聲了。


  " 嗯?什麽事?" 我也漫不經心地回答。在上網路時我很少理人的。除了真
發生啥天大地大的事情,不然我是不會專心搭理的。


  " 看你看得那麽專心,還以爲你在看色情小說呢!" 淑苓問出這個問題。


  " 啊……" 當場震了一下" 你……你這是什麽話啊!"


  當然,看小說是我的興趣,我也不會去排斥看色情小說,隻是怎樣也不可能
選在這時機看啊!尤其是剛剛才差點和淑苓……要是看了我還有辦法忍耐住的話,
我就真的要去泌尿科檢查我有沒有問題了。


  回答完後就别過頭繼續盯着熒幕看小說,不想搭理淑苓。


  " 烈,你房間沒有色情書刊或色情光碟嗎?" 淑苓語不驚人死不休地問出這
問題。


  " 呃……" 當場我震動了一下。不得不将注意力拉回。那小丫頭在想什麽啊?
" 你問這幹嘛?"


  當然,男人房間多少都會有些平面色情媒體的,差别隻是在于是寫真集、A
片還是漫畫或小說而已了。而我的則是漫畫與小說,隻是我并不會将那些東西随
便擺,因此公開擺出來的,還是一般的漫畫與小說。讓淑苓看的,就是那些一般
的讀物。


  " 唉唷~~回答我有沒有啦~~" 淑苓撒嬌了。


  " 唉……有啦……" 女孩子撒嬌真的是很厲害……尤其是美女的撒嬌,往往
可以讓男人無法抗拒她的要求。即使她并不是我女友,在沒有女友的狀況下,更
是容易讓我無法抗拒她的要求與問題。所以我照實說了。" 你到底問這幹嘛?"


  " 那……借我看好嗎?" 淑苓給我這個并不意外的答案。廢話!不是要看問
這幹嘛?" 我很好奇呀~~"


  隻是雖說不意外,可是這和我答不答應是兩回事。由于我并不知道淑苓的年
齡,所以我不肯輕易将淑苓要的東西借她。雖然我自己是在國小就開始看情色小
說。可是我卻不認爲我這樣是對的,所以我并沒有馬上答應。(當然啦!即使淑
苓年紀滿了,我也不一定會讓她看,這觀念也許奇怪,也許迂腐,隻是卻是我自
己認爲應該這樣做的。女生看色情刊物也不奇怪,隻是在一個陌生男子面前看,
可就不是僅僅不倫不類就可以形容的了。)


  如同在生命教育中,我可以把自己生命看得很淡,可是卻不能夠灌輸别人那
種觀念,因爲生命是個人的,我不該以我自己的生命觀要别人接受。


  話是這樣說,可是淑苓卻一副一定要看的堅定神色。而且一直撒嬌着,真的
是被煩到受不了了,我隻丢一句話給她,一字一頓地說着:" 如。果。你。不。
想。和。我。上。床。就。最。好。打。消。看。那。些。東。西。的。念。頭。
" 我以爲我暗示得夠明白了,如果她在我面前看了那些東西,而我會不想上她,
我就真的有問題了。


  果然這句話讓淑苓安靜下來了。我也以爲達到了我目的了,所以就繼續看網
路上的小說,不再理睬淑苓。等她想通後就會乖乖繼續去看那堆漫畫了,我有自
信我那堆漫畫可以讓淑苓即使熬夜不睡看,看到第二天也還看不完的。當時是抱
定這樣的打算的,淑苓看漫畫看一整晚,我上網一整晚,不會有所交集,也就不
會發生任何危險的事情了。


  當時并無心要和淑苓發生關系,因此抱着這樣的心态也不覺得有怎麽不對。
也相當有自信不會發生啥事情。隻是上天似乎注定不讓我如此悠然地度過。


  突然間一雙溫暖的手自頸後抱住了我,也有股重量自我右肩壓下。讓我不其
然地轉過頭來,卻冷不防被吻住。


  不用說,當然是淑苓,隻是我不明白爲何淑苓要這樣。淑苓吻得很用力,突
如其來的深吻讓我不知所措。很久沒有如此了,如果是未經人事的我,也許會急
急忙忙地想把對方推開。(我還沒開葷之前,對于這檔事真的很龜毛,好幾次有
這種機會,我都會在最後關頭拒絕對方或因對方喊停而停止。雖然這和若當時給
我的影響有關)


  可是現在的我卻因先前的沖動,加以夜深了,現在理智上比任何時候都還要
薄弱,有美女投懷送抱,再不吃就真的對不起自己,而且女方都主動了,這時候
當柳下惠,當聖人也對女方太過失禮了。找了一狗票理由就是欲望被挑起啦!不
發洩的話真的會早死的。


  隻是突然一陣燙熱感降臨我的臉部,淑苓在哭?雖然當時爲之一愣。不過很
快的我就化被動爲主動,起身轉過來将淑苓壓倒在床上,緊緊吻着淑苓,并以舌
頭強制地撬開淑苓的雙唇,将舌頭伸進淑苓口中,與淑苓的舌交纏着。雖然看到
淑苓眼角有着淚水,也感到淑苓身體在發抖,可是我已經不願意再去多想,這次
是淑苓主動的,可怪不得我定力不夠了。


  淑苓雖然流淚顫抖,可是也并沒有太過強硬的抗拒,甚至說,是一種逆來順
受的感覺,雙手像是不知道往哪兒擺似的,抓了床上的棉被又放,緊緊抱住我。
忽而又放開。


  我故意忽略掉淑苓的舉止,隻想占有淑苓,既然是自己挑起的,就别怪男人
當禽獸了。緊緊接合着的四片唇瓣沒有分開,我雙手卻已經有了行動,隔着淑苓
的T 恤,對淑苓的胸部慢慢地撫摸着……


  感覺得出淑苓似乎想要叫出聲來,卻因爲我嘴唇的緊緊貼合,使淑苓無法叫
出聲來,隻能由鼻子發出濃烈的呼氣聲。等我的唇離開了淑苓的唇,吻向淑苓頸
子之際,淑苓才得以發出呻吟聲。" 不……不……不要……快住手……啊……"
原先隻是輕聲地呻吟,而在我稍加施力搓揉着淑苓的胸部,隔着T 恤輕輕地探索
着淑苓乳蒂時。輕微的呻吟突然地大聲起來" 啊……痛……不要……" 也哭出來
了。


  淑苓這一哭,我也慌了,雖然知道我力道絕對不會下得太大,可是看淑苓都
這樣了,哪還可以繼續啊!急忙停止了我的動作,而萬分愛憐地吻去淑苓臉上的
眼淚。(該死……純情的H-Game玩太多了?由原先的打死不婚前性行爲,到不排
斥性,可是卻還是堅持要有相當好感度的成立爲前提。)側過身将淑苓擁在懷中,
不再有繼續下去的舉止。淑苓也依偎在我懷中,不說半句話。


  " 該死的……" 我心中咒罵了一句,罵淑苓也更罵自己居然沒用到因爲女生
的哭叫停止。而且這種狀況不是第一次了……更該死的,如果隻是我第一次時這
樣就算了,(說來可笑也很可悲,在和第一個女人發生關系前,有幾次機會可以
開葷,都因爲女方喊停而乖乖停止。)明明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還會去因爲女
方喊停而乖乖停止,男人最可悲的,莫過于此吧。


  我輕輕撫着淑苓的頭發,柔聲地問着:" 蜜兒,怎麽了嗎?怎麽哭了呢?"


  " 好怕……好害怕……" 淑苓啜泣着說着。


  " 嗯?怎麽了?怕什麽?" 因爲淑苓的啜泣,那副無助感,讓我不期然地将
淑苓抱得更緊。


  " 剛剛看完那部……像這樣的情歌,好想哭……好害怕……" 淑苓因爲哭泣
而斷斷續續地說着。


  像這樣的情歌??的确那部漫畫一開始看是很感動啦!可是……害怕……卻
很難理解,除非看的人也有相同的境遇,的确是蠻怪的一部漫畫,第一次看會覺
得很感動,看了幾次後會覺得荒謬……


  " 蜜兒乖乖,那隻是漫畫呀!有什麽好怕的呢?" 我隻能笨拙地安慰着淑苓,
啥也不能做。


  " 好害怕也會像那漫畫那樣……真心付出卻得不到什麽,隻因爲他過去的女
友回來……


  " 淑苓頓了一下" 而且……我和那女的差不多的境遇……他雖然說是車子抛
錨,手機沒電,可是我知道……今天他前女友有去找過他……他們也才剛剛才分
開……我好傻……我還癡癡地等了他兩個多小時,以爲他會來找我,以爲他會選
擇我……以爲他……"


  說着說着,淑苓又在我懷中痛哭失聲了。我也啞然失聲,雖然這種痛苦戀愛
的經驗我并不是沒有,說難聽點,還不少。都是找到有男友卻因寂寞而出牆的女
生,和她在一起的确相當地快樂,可是當寂寞因子解除了,我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和必要了,分手是唯一的下場。


  好幾次這樣的經驗,卻又老是學不乖,隻能怪我自己吧!隻是對于愛情,我
真的就像飛蛾撲火一般地盲目;即使每隻飛蛾都有屬于自己的火焰,我卻總是看
不清,像一隻盲目的飛蛾……感到火焰存在,就義無反顧地撲過去……所得到的,
隻是火焰給的短暫的、小小的溫暖,以及火焰所給予,深刻而無法抹滅的傷害…


  不過每次在撲向已經應該是有專屬飛蛾的火焰時,總是沒有想到那麽多,隻
想要得到火焰給予的溫暖。而這次是否又是火焰對飛蛾無心的誘惑呢!我并不知
道,隻知道,那誘惑真的很甜美……很誘人……也很溫暖……一種讓我無法抗拒
的誘惑,有種令我想要向之撲去的感覺。


  " 烈……" 淑苓在我懷中喃喃地叫着。


  " 嗯?" 我漫不經心地回應着。


  "剛剛對不起……"


  " 怎麽了?"


  " 我主動吻你……我已經有要和你發生關系的覺悟了,所以……我拒絕并不
是真的不要……隻是我真的會怕……" 淑苓聲音越來越小。


  " 嗯……沒關系,我不勉強你……"


  見我的回答這樣地幹脆,淑苓怯怯地擡起頭來看我,是否有在生氣。一如當
初曉若拒絕了我下一步請求後的反應一樣。


  搖搖頭,真是活見鬼,和若已經分手兩年多了,怎麽現在還在想着她,我在
發啥神經啊!已經和若分手了,若也換了第二個男友了,再想也沒用了!我這樣
告訴自己。


  而似乎所有女人都認爲男人被拒絕求歡一定會不高興似的,就算男人自己親
口都說沒有不高興了。總是要确定……男人也一樣吧……和女友吵架,當女友已
經說不生氣了,總還是會多此一舉地要确定。雖然這和信任不信任無關,隻是人
類所想要追求安心感的本能作祟吧……


  " 烈……還記得我說的嗎?"


  " 嗯?哪一句啊?"


  "我已經有今晚要和男人發生關系的覺悟了……"


  " 呃……" 我沒想到她是要提這個,而我也不争氣地,聽到淑苓這樣說,本
來已經沈靜下來的肉棒又抖動了幾下,随着内心的欲望有複蘇的迹象。


  因爲身體緊擁在一起,我肉棒轉硬的現象,淑苓一定是感覺到了,突然臉一
紅,把頭更埋入我懷中,小聲地說:" 烈……你……你很想要嗎?"


  " 啊……" 淑苓突然這樣說教我不知道如何回應才好,想要當然是想要,隻
是似乎也不好意思明說。也覺得這丫頭居然問得那麽明。


  "反正我都有這種覺悟了……如果是烈的話……我也會很高興的……"淑苓在
我懷中擡起頭來看着我。


  " 你……你不後悔嗎?蜜兒……真的可以……" 爲慎重起見,我又再問了淑
苓一次。


  " 傻瓜……這種話别讓女生說第二次……" 淑苓害羞地說着。


  吻了淑苓一下,再次轉身覆蓋上了淑苓的身體……


  當我再次壓上淑苓的身子,淑苓輕輕的顫抖了一下。但她似乎也不想逃避。
緊緊抓住身下的棉被,閉上眼睛,一副完全任由我擺布的意思。


  我并不急于占有淑苓,輕輕撥開披散在淑苓前額的發絲,細細地吻着淑苓的
額頭,并漸漸地吻向下方,鼻子、臉頰、下巴,在幾乎吻騙淑苓的臉後,才吻向
淑苓那因爲被細吻挑逗得呼吸逐漸急促而張合着的唇。


  已經不是第一次吻淑苓了,可是由于先前幾乎都是強吻,是我單方面的侵略,
淑苓所回應的,也隻是抗拒。而這次淑苓在接觸到我的唇時,立即起了強烈的反
應,主動回應我的吻,且淑苓的回應相當強烈,原本抓着身後棉被的雙手也緊緊
按住我的頭,四片唇瓣緊緊地接合着。


  遭到這突如其來的反應,我一時有些不知所措,口不自覺地一松,淑苓的舌
頭立即伸進我口中,和我的舌緊緊交纏着,我也不是那種隻被動地接受的人,也
立即對進入我口内的舌頭進行包抄,輕輕地含住淑苓的舌,盡情地吸着,待淑苓
的舌逐漸無力時,我才放開,并将舌頭伸進淑苓口中,在淑苓口中不斷地攪動着,
大肆地侵略。以舌頭感覺淑苓口中的溫暖、牙床、牙齒,一點都不放過……


  這記互動性很高的吻(我不知道怎樣形容才好^^;;;)持續了很久,在這
一記長久激烈的吻後,淑苓的臉真的紅得像蘋果一樣,大口氣喘氣着,我想我也
差不了多少吧!


  我的手從頸部下滑到淑苓的鎖骨,輕輕揩着,沒有停留太久,即又往下至淑
苓腰間,輕輕地向上拉,将淑苓身上的 T恤慢慢脫下,淑苓似乎還并沒有自剛剛
那激情之吻回複過來,不複先前的緊張,而是完全将自己交給我。雙手也上舉配
合我動作,以脫下T恤。


  脫下T恤,映入我眼簾的是一雙白晰豐滿,形狀美好的乳房,兩顆乳蒂也已
經挺立着,散發出緻命的誘惑,内心混雜着緊張、期待與興奮的感覺,我的心快
要爆發了。當然并不是第一次做愛,隻是對方居然是處女,卻是第一次……


  “烈……關掉電燈……”淑苓喃喃地說着。


  " 嗯……" 我起身關掉電燈。并播放音樂,關掉熒幕。柔美的音樂聲在空氣
中回蕩着……


  關了燈室内一片黑暗,就什麽都看不見了,所以我還是打開床前的台燈,淑
苓潔白如玉的身子在微微的燈光下更是散發美麗。


  再次回到床上,藉由昏暗的燈光觀察,那對形狀美好又有彈性的豐滿乳房,
稍微向外,因燈光的關系,顯得略帶淡黃色的粉紅色乳頭,不大不小,漂亮的浮
在圓形乳暈的中央。令我不禁看得呆了!


  " 烈……,不要一直看嘛…人家會不好意思……"


  " 蜜兒……" 我溫柔的叫着她的小名,一邊輕輕的從下方握住她的乳房。


  " 啊……啊……" 淑苓發出了呻吟聲,一種愉悅的呻吟聲。


  再稍微用力捏一下乳頭,淑苓馬上挺起腰,挺出她的乳房,那對挺立的乳蒂
散發出更強烈的誘惑性。我不禁将頭湊近,輕輕地含住淑苓右乳蒂,右手輕輕地
在淑苓左乳搓揉着。


  又硬又有彈性,乳蒂皺紋的觸感,我的舌頭品嘗的很舒服,我并沒有偏重哪
一邊,而是公平地,愛撫以及輕吻着左右兩邊的乳房,像将小糖果含在口中旋轉
一般的玩弄着乳蒂。


  " 烈……不、不行……" 淑苓的呻吟聲慢慢提高。也逐漸地像在哭泣。


  " 怎麽了?蜜兒?要停嗎?" 我本能性地停下嘴巴對淑苓乳房的挑逗,望了
淑苓一眼。


  雖然說對身體不好,可是這種懸崖勒馬的經驗并不是沒有,如果淑苓要在這
個節骨眼上喊停的話,我想我還是會乖乖住手吧(這就是我無用之處)……


  " 不……不是那樣的……隻是……啊!不、不行……" 我雙手并沒閑着,仍
是在淑苓雙乳的下緣,輕輕握住,并沿着淑苓雙乳下緣慢慢地搓動着。淑苓伸出
手制止住我的左手,我動作才因此暫時停下。


  本想看淑苓打算怎樣,而令我驚訝的,淑苓拉開我放在她乳房的右手,并不
是制止,而是拉着我手往她下半身而去……


  接觸到淑苓的内褲,感覺得到已經濕潤的感覺,我笑了笑,以右手食中二指
隔着内褲,輕輕壓着淑苓的肉縫,并輕輕地轉動起來。


  淑苓在将我右手引導至她的下體後,雙手緊緊摟住我,任由我的動作。


  左手輕輕撫弄淑苓右乳,還用手掌長繭的部分輕輕擦過淑苓乳蒂,那滑過的
一瞬間,可以感到淑苓明顯而強烈的顫抖。


  舌頭輕輕地繞着淑苓左乳乳暈打轉,偶而還将舌尖往乳蒂輕輕一壓,淑苓的
身體也很強烈地回應着,讓我更是起勁。


  右手則隔着内褲對淑苓下部不斷地刺激着。


  在三方夾攻下,淑苓已經招架不住了,身子劇烈地顫抖着,口中呻吟也越來
越急促……越來越大聲……


  手舌因強烈的愛撫動作而發熱,耳朵聽着淑苓那銷魂的呻吟聲,令我再也無
法忍耐,猛然将淑苓内褲拉至膝蓋。


  " 啊!" 淑苓似乎因爲我的突然強烈而吓了一跳。


  将膝蓋上的内褲完全脫下,放到一邊,慢慢的将淑苓的大腿左右分開。


  淑苓的陰戶完整地呈現在我眼前,還在發抖,不知是否因爲已經完全濕透的
關系。


  黝黑的陰毛整齊地左右分開,清楚的看見粉色的绉褶。并看得出蜜泉的流出,
令我更是爲之瘋狂。雙手分開淑苓雙腿,猛然将頭往淑苓陰戶探去,先是伸出舌
頭輕輕地沿着陰戶舔着。


  " 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嗯!" 被我這麽一刺激,淑苓全身搖動着,尖
銳的叫聲和剛才完全不同。雖然陰蒂還是被厚厚的花瓣包覆着,但已經堅硬充血,
我舌頭來回地舔着,已經可以感覺到陰蒂的慢慢挺立了。


  再将舌頭伸進淑苓陰道中,甫輕輕觸進,立即以舌頭展開強烈的進出。随着
我動作加大,淑苓的呻吟聲更是提高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受到如此強烈感官刺激的我,我那挺立怒張的肉棒已經無法忍受被困在褲子
?,我離開淑苓身子,快手快腳地脫下我的T恤和内褲。


  扶正肉棒,再次壓上淑苓身子,抵着淑苓的陰門,看着淑苓,淑苓隻是閉上
眼睛,緊咬着下唇,雙手再次緊緊抓住棉被,一副似乎打算咬牙撐過去的模樣。
令我不禁皺眉,如果淑苓的第一次就這樣給了我,我想對淑苓來說應該不會是愉
快的體驗。


  不禁再次吻上淑苓的唇,淑苓似乎也本能性地回應着,在接吻的狀況下,感
覺得到淑苓漸漸放松,手也離開棉被而摟着我,在這種狀況下,我肉棒慢慢地挨
進了淑苓的陰門,輕輕地撐開淑苓的陰唇,将肉棒擠進淑苓體内。


  甫擠進的一瞬間,淑苓眉頭一皺,原本的吻也突然有些僵硬。


  我沒想再想太久,猛然挺進,強行撐開了淑苓的陰唇,也猛力地進入。


  " 啊~~~~~"淑苓眉頭更是緊皺,摟着我的雙手更加地用力。頭也擡起,像是
要極力忍耐又忍耐不住地自齒縫中發出了呻吟。


  感覺到前端一痛,一種被緊密地勒住的痛。令我也不禁咬牙。慢慢地縮回,
淑苓也自然地配合我的步調,慢慢地呼氣着。我又猛然一撞,令慢慢呼氣休息着
的淑苓受到強大的刺激,再次發出大聲的呻吟聲……


  一股作氣地猛然一沖,感覺像沖破什麽似的插入了淑苓的最深處。感覺已經
到了盡頭。" 我得到淑苓的第一次了……" 心中這樣地喃喃着。


  “嗚……嗚……”雖然先前是那種因劇痛而生的呻吟,但在我抵至盡頭後,
淑苓卻像是已經習慣了痛感而隻是輕輕地呻吟喘氣着。


  我雙手輕輕扶住淑苓腰部,輕輕往後退,待退至僅有龜頭在内時,又猛然地
撞擊," 啊~~~"再次将淑苓的呻吟聲轉爲強烈,抽插了數十下,感覺得出淑苓的
淫水仍舊不斷地流出,整根肉棒都被沾濕了。


  雖然因爲淑苓是第一次,窄緊的溫暖緊緊地包圍着我,要肆意地抽插沖撞還
是不太可能,可是那種強烈的摩擦感使我更有感覺,快感更甚。


  我雙手壓在床當支撐,下半身前後擺動地抽插着,淑苓則雙手緊緊抱住我,
腰部也不斷地向前挺,與我更緊密地接合。口中也順着感覺發出強烈的呻吟。随
着一次次地抽插,音調也越來越高亢。


  在抽插了不知幾下後,隻記得是極短暫的時間,淑苓突然劇烈地顫抖着,呻
吟聲也似高至頂點了似的。感覺淑苓緊緊抱着我的雙手猛然用力,又放開,整個
身子軟掉了……達到了高潮。


  淑苓整個人軟倒在床上喘着氣,我卻并未得到滿足,可是看到淑苓那很累的
樣子,再加上看到床上那一小攤血迹,實在是不忍心在這種狀況再要求淑苓,對
于剛失去處女的女孩子來說太過殘忍了。


  我搖搖頭,便側過身躺在淑苓旁邊,輕輕摟住淑苓,也不說話,隻等待淑苓
回複再說。雖然和淑苓發生關系是一開始就想要的欲望與所預期的,隻是真的發
生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淑苓。雖然淑苓昨晚這樣說,隻是是否是真心的?
或者和我往常遇到的女人一樣,隻是一時寂寞出軌或者隻是……隻是單純的一夜
情?想着想着,不禁睡着了……


  第二天起來後,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九點多了,而應該是躺在我床邊的
淑苓,卻已經不見了蹤影……我本能性地拿起手機,按了一下,有着淑苓打電話
來的來電号碼,回撥後,卻是直接跳到語音信箱去。而我匆匆起身穿好衣服到對
面的單位去按電鈴,來應門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我禮貌性地打招呼
後說要找淑苓,他卻告訴我,沒有淑苓這個人,他們也不姓劉……


  果然,淑苓昨天說她住在我對面的單位是假的……我不死心地跑到管理員室
詢問,看過大樓住戶名單,居然沒有一戶是姓劉的……


  腦中不禁轟然一聲,淑苓是騙我的?連名字都是騙我的?果然隻是一場一夜
情嗎?念及此,心中雖然有絲惆怅,卻也輕呼了一口氣,也許這種結局也不錯吧
……如果是像先前那些女孩子那樣……有過戀愛,卻又隻是因爲寂寞而和我談戀
愛,當寂寞因子消除後,我的下場還是跟前幾次一樣吧……


  一夜情之所以吸引傷心人之處也許就是在這兒吧……沒有負擔,也不必爲對
方牽腸挂肚,最後還是落得傷心收場……如果有緣,自然還會再和淑苓見面的,
如果真無緣,那就算了吧!反正我待在台北的時間也不到一年了,與其到時候傷
心難過,不如這樣也好……這樣就好……


  甩甩頭,像是要忘掉昨天那件事一樣,再次回到了我所居住的單位,也回到
我一如往常的大四生活……

警告︰www.09sese.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