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自述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我出生在四川一个小山村里,父亲母亲都是踏踏实实的庄稼人。我们家庭虽然算不算很富裕,但在我们村庄还算过得去。我们总共兄妹3人,两个哥哥都比我大20几岁,据说我的我降临是因为爸爸妈妈太“轻敌”的结果。有我的时候,爸爸妈妈都40好几的年纪了,他们以为在那个年龄都不会再有问题,所以就放松了“安全意识”,爸妈欢畅的同时,将我带到了人间。现在我仅比大哥的闺女我的侄女大了5岁。


  两个哥哥对我很好,从来不让我在家做什么,就是在学校收到谁的欺负了,我俩哥哥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现场给我出气。


  渐渐的,我也长大成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也算是相貌姣好,落落大方,我家的邻居都说我是出水芙蓉。


  高中毕业后,正赶上我们县招女兵,爸爸为了让我出人头地,特意通过我在县城的表哥托关系给我报了名。当时我对女兵那身英姿飒爽的绿军装很是向往,心中充满了神秘感和好奇心。


  9月16号,我满怀着饱满的热情和抱负在哥哥的陪同下,走了30多里路去县武装部体检。


  结果是在一所教师进修学校进行的体检。我哥哥当然不能进去了,只能在学校外面傻傻的等着。


  我们一群待检的女孩排着队被领进了一个大筒子房,估计是学校的回趟腾出来的。里面有几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些血压表听诊器之类的。门口和里面站着坐着的有十多个穿着军装的男男女女,当时看着他们那真是好威武。


  我们挨个量过血压后被一个肩上扛着三星的男军官领到几张席子跟前指着席子说:“把衣服脱掉!”


  我们十多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把外衣外裤都脱了。那个男军官又说:“让你们脱衣服没听到吗?全部脱光!”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看看身旁的姐妹们,有的已经怯怯的脱掉了身上的毛衣和秋裤,这时候过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军医,态度较为温和:“大家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部脱掉,包括文胸、内裤和袜子,等会我们开始下一个项目的体检。”


  我们几个谁也不说话,默默的脱光了身上的所有,一个个的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阴部,等待着军医大人的检验。


  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帅气男军医喊道:“赵华!”我愣了一下,看看身边没有人应声。


  “赵华!谁是赵华?到这边来!”我心想:这是喊我的了?我怯怯的应道:“到。”在没进来之前我们已经简单的训练过了,喊到谁的名字,必须喊“到!”。


  男军医瞟了瞟我,说:“过来,到这边来检查!”


  我的天,难道你亲自为我检查吗?这……这也太难为情了吧!但是看到男军医面无表情的模样,是那么的庄严威慑,我的心中有种莫名的焦虑和恐惧。


  我用胳膊揽着胸部,一只手护着阴部扭扭捏捏的走到他的跟前。他让我站在一个带长度刻度的体重秤上站直,给另一位医生说:“1米63,45公斤”,又对我说:“去吧,但那边进行下一项检查。”


  这个男军医还算是比较和气地对我说:“把手拿开吧,我要检查一下胸部。”


  我紧咬着下唇,松开了左臂。他戴好听诊器,将圆圆的另一头放在我的胸口,慢慢向乳峰移动,嘴里念叨着:“不要害怕,也别紧张,要放松…放松……这是常规检查,男女都要过这一关的……”


  我心想我一个黄花大姑娘家,我爸爸也早就没有这样看过我了,却一丝不挂的在你面前,任你欣赏任你摆弄,我能不紧张吗?


  他让我转过身去,连背部也听了一遍。然后就是从上到下一点一点的看,一块一块的摸:让我张开嘴不知道看的什么,然后扬起胳膊,在我的胳肢窝里捞摸了一把,放到他的鼻子上嗅了嗅,点点头没说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检查有没有狐臭,有狐臭的人是不能入伍的。接着便是在我的乳房上摸摸、按按、捏捏,把我的乳头都给弄的挺起来了,羞死人了。


  最后让我躺在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上,弯下腰拨开我的阴毛,我也不敢低头看,只感觉痒痒的,感觉阴部那一片肉甚至全身都在绷紧。然后在我的耻骨附近狠劲的往上抠,甚至是有些发疼。


  更过分的是竟然掰开我的隐唇,我既紧张又害怕。长这么大,连我自己都没有这样掰过我的隐唇,最后他的手指竟然滑落到我的阴蒂上用指肚摁了摁,又揉了几下。我一个激灵,忙伸手像捂住阴部,却被他拨开了,好像自言自语地说了句:“阴毛蛮多的……”最后让我翻过来,用力掰开我的肛门,说是检查一下有没有痔疮,差点没把我的屁给掰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检查完了,还不让穿衣服,等这一二十个姑娘全部检查完毕后,又一起在屋里半蹲着蹦了很远……全部体检结束后,我们一群女孩谁也不说话,迅速穿好衣服,飞也似的跑出了筒子房,哥哥早已在外面等的焦急,看到我出来,忙迎了过来,关切的问:“小妹:检查的顺利不?有什么问题没有?”


  我没好气的说:“不知道,等候通知……咱们回家吧!”


  11月份,接到入伍通知书,顺利的走进了军营,成为了一名让人羡慕的解放军女兵。但几个月的新兵训练让我饱受煎熬和屈辱,往事不堪回首。


  那是在新兵入伍的第二个月,什么队列训练投弹训练都没问题,关键是我的正步走的不过关,老是走不好被变态的新兵班长训斥,为此我哭了很多处鼻子。班里的姐妹悄悄的告诉我:“你就说你例假来了,痛经,向班长请假,拖一天是一天,看她怎么着!”结果班长让我出具病假条。


  我想了想,还是去了卫生队,心想着糊弄一张病假条算了。进了诊断室我愣住了!当班医生正是给我新兵体检的王军医。我想扭头回去,但怎么向班长交差呢?王军医问我:“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我……我有点不舒服……”


  王医生笑着说:“坐下吧!”


  我坐到桌子一旁,他问我:“你叫赵华吧?现在训练紧张吗?”


  我的脸唰一下子又红了,心想这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又碰上对我一览无遗、毫无隐私可言的该死的王军医了!这小子的记性还挺好的,都俩月了还记得我的名字。我该怎么和他说呢?实话实说肯定不大好,那就说肚子疼,看他怎么说。


  于是我便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肚子疼……班长说是需要在这里开病假证明……”


  “哦…最近吃了什么不卫生的食品没有?”


  “好像没有吧…”


  “嗯,你到里屋躺下,我给你检查检查。”


  一句话让我不禁想起9月份新兵体检的情景了,我一下子弄了个大红脸…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了,来看病的不能不让人家检查吧。我不大情愿的躺倒那张窄窄的钢管床上,王军医让我解开衣扣,按着我的腹部缓缓地移动着问:“这儿疼吗……这儿呢?”


  “……嗯 ……”我窘得头上直冒汗……


  “小赵:你腹部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我看你脸色和肤色有些不对头,你解开腰带,我给你仔细检查一遍!”


  切,还要我脱裤子呀!上次是不得已,况且有几十个姐妹陪着我脱呢,现在……现在就我们俩,他不会对我怎么着吧?我说:“没什么问题就算了吧……”说着,我便想坐起来,却被王军医摁下了:“既然来了,还是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吧!对你没有坏处的!不要害羞…”说着便伸手解开了我的腰带,并将我宽大的军裤和大裤头很轻松的脱到了腿弯。


  王军医这突然的举动令我不知所措,脸火辣辣的发烫,我闭上双眼,我并不相信我会有什么疾病,心想:反正你早就看过了,再看一次还是这样!到时候你给我开了有病的证明,也省得班长说我在撒谎。


  王军医将手放在我的小腹上摁了摁,问道:“疼么?”我红着脸摇了摇头。他又将手顺着我的小腹继续往下滑,已经触摸到我的毛毛,一股电流立刻传遍我的全身,我似乎感觉到他还有下一步的动作。感觉到他不停的抚摸我的阴毛,并不像是在检查病情,我不知道是有所期待还是有所萌动,触动我的毛毛对我来说是那么的敏感,偶尔碰到我那更加敏感的豆豆,我感动下体有一股热流在不听使唤的溢了出来,这让我更加的窘迫。


  王军医说:“看,你下面那么潮湿,流出了浑浊的液体,现在我必须帮你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心里暗自念叨:哼!你不看,我也知道为什么,你不摸我的身体,我根本不会流水的。


  他分开我肥厚的外阴唇,一根手指头探了进去,我抖了一下,他并不理会,继续的撑开我的阴道,手指头好像比刚才好粗,来来回回的摸索着,没抽动一次就直接挑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有种酥麻的感觉,他的手指头貌似有种让我欲罢不能的魔力,我的阴肉好似是抽搐,在收缩,在吮吸着他的手指,同时感到一股股的热流在泄出。


  我责怪自己的身体却不听自己的使唤,我的器官不受我大脑的支配,我的洪水不被我的闸门所控制,不仅让王军医再次观看了一个未婚少女最最隐秘的私处,还让他通过我这不争气的阴肉悸动和泛滥的阴水了解到了一个中国女兵的内心渴望……


  我有些羞愧的躺在床上,任由王军医的摆弄。我突然感觉到湿滑温柔的东西贴附在我的阴部,然后便是像100条小虫在我的阴部蠕动爬走,让我奇痒难耐,我忍不住的收腹缩阴,又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的想去用手捂着,免得弄湿了床单,却触摸到了王军医的脸庞。我偷眼看了一下,王军医正趴在我的阴部用嘴大口的哧溜哧溜的吸食带口中,伴随着“咕咚”的吞咽声……难道他……难道他把我流出的阴水都全部咽下了不成?


  此时的我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感动,感动王医生能好不嫌弃的吞下我身体溢出之物。我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扭动着腰肢,发出被我刻意压制却压制不住的呻吟声。


  王医生这时问我:“华:现在是什么感觉?”


  我:“……我……我不知道……”


  王医生:“疼不?”


  我摇了摇头。


  王医生:“痒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王医生貌似关切的问我:“不舒服吗?”


  我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王医生试探着问我:“那就是舒服了?”


  我无从回答,只是挺动着下跨,期待着他的继续……


  他撕了些卫生纸给我擦了擦,然后说:“穿上衣服吧,等会看诊的该多了,改天我再给你检查。你等我电话哟。”


  此事的我是那么的不舍,那么的期待,但又不好再说什么。王军医离开套间,我慌忙提上裤子,整理军容完毕,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羞涩的望着王军医,王军医将诊断证明递给我,说:“直接把这个交给你们的指导员,他会安排你休息的。最近这两天我去市里办事,到时候我给你们连打电话带上你一起去军区医院。”我没有答话,拿着病休条回到了连队。


  星期六一大早,通讯员刘娜就找到我说:“卫生队的王军医让你找他,说是让你复查,你怎么了赵静?”我吞吞吐吐的说“没什么,小毛病,再拿点药就好了。”心里却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并没有走到卫生队,便看到王军医在一辆面包车上向我招手:“赵华:快上车,团部刘师傅已等你很久了。”我们一起坐着团部的绿色面包车一直到了军区医院附近下来车,刘师傅说:“我们几个到军区后勤部办点事,什么时候回来接你们?”王医生摆了摆手说:“不用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到时候我们搭班车回团吧。”刘师傅也乐得不来接我们,开着车一溜烟的跑了。


  王军医拦了一辆出租车:“到八一宾馆。”司机把我们送到宾馆,王军医说:“你帮我拿着手机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里面找个人。有电话你先替我接一下,就说我去医院办事了。”我还纳闷:“为什么在宾馆非要说是在医院呢?”


  十分钟左右,手机铃响了,我迟疑了半天,摁下了接听键:“喂~~小赵吗?我在三楼317房间,你先上来一下。”我似乎觉得将要发生点什么,但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楼。王军医见我进来,把我让到里面说:“我出去办点事,你先休息一会儿,想洗澡里面有热水,渴了那有饮料,来,我给你打开。”说着,他还真的打开了一瓶递给我后便出去了。


  我自己在房间打开电视,也没有心情看电视,四处看看,卫生间的淋浴不错,比我们团的好多了,我何必利用这个时间洗一洗呢。于是我锁了房门,把自己脱的一干二净,痛痛快快的冲了起来,还打了很多的沐浴露,这次还专门将我的阴部和肛门洗了几遍。洗好之后身上滑溜溜的,但由于水温太高,一直在流着汗。我干脆打开空调,拿起王医生给我打开的饮料,边喝便看电视。


  随着房间气温的下降,身上的汗没了,但还是感觉身上莫名的燥热,下身的空荡感愈加强烈,我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一手揉捏着自己这对不大但却很结实的乳房,一手在我的阴蒂和阴毛之间游离,最后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我的乳头仿佛被人吮吸着、舔舐着,阵阵快感传遍全身。我伸开双臂抚摸着压在我身上这个男人的肩膀,我需要他像王医生上次那样的给我“检查身体”!他移动着热唇,吻着我的双唇,亲吻着我的眼睛,衔着我的耳垂轻轻地咬着,最后将舌尖停在我的耳蜗里舔舐着,让我全身有种酥麻的感觉,我禁不住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叫着:“哦……哦……哦……好痒……好舒服……”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华,我就是要让你舒服,你太漂亮了,我好喜欢你!我喜欢你的全身每一个角落每一片肌肤……你喜欢我吗华?告诉我你喜欢我……”


  是,是王军医的声音!我需要你往军医!我发自内心的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真的吗?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你也表示一下,亲亲我的宝贝……”一根硬硬的、滚烫的没有棱角的东西送到了我的嘴里,我张嘴含着,只感觉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进入我的口腔,带着心跳,带着蠕动……我努力的睁开迷离的眼睛,黑乎乎的绒毛把我吓了一跳!我“啊!”了大叫一声,王医生赶忙捂着我的嘴巴:“是我,小华,是我啊!”


  我定神一看,果然是赤身裸体的王军医!他赤裸着全身,腹部那么多那么重的汗毛一直连着他那浓密的阴毛,甚至延续的大腿上……我又羞又惊的两眼注视着他的体毛,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虑,说:“俗话说:好女一身膘,好男一身毛!毛多是身体健康的体现,等会你就知道了,来!亲爱的小华,亲亲我的宝贝,等会儿我让你有更大的惊喜。”


  我还是非常的疑惑:“我从来没有见过体毛这么多的女性,难道我们女的都不健康了?”我仔细看看他腰间这根粗大的阴茎,几根紫色的血管凸现在阴茎上,比阴茎粗了很多的像蘑菇一样的头头仿佛是我们军营里的钢盔,红涨且闪闪发光。怎么着也和平时见到的男孩那软软的鸡鸡联系不到一起,难道成年男人的阴茎就是如此的粗大硬棒?怎么平时就看不出来呢?


  这不是他平时小便的地方吗?我怯怯的含着他的阴茎,不知道该怎么做。他鼓励我用舌头舔,用嘴吸,我实在是感觉不到其中的乐趣,我说:“你抱抱我好吗?”王医生也不在勉强我,揽着我并亲吻着我的脖颈。我突然有种想法:你让我亲你小便的地方现在我也和你接吻,让你也尝尝你小便的地方的味道。我不顾羞耻的主动抱住了他,把我的小嘴凑到他的嘴上,双唇相接之时,更是一种异样的快感,我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他的舌头立即与我的舌头交缠到一起。王军医用力的吸吮这的是舌头,并将我口中的玉液悉数咽下……他的手揉捏着我的乳房说:“你的乳房好美、好结实。”


  我不好意思的说:“男人不都是喜欢大胸的女孩吗?我的咪咪是不是太小了呀?”他笑了笑说:“大胸的女人都是有过经历的,你才是最纯最美的女孩!”说罢便趴在我胸脯上亲了起来,左手摸索着我的阴毛,轻点我的阴蒂,让我一个劲的哆嗦。我对来自阴蒂的刺激太过于敏感了吧,不大一会我便感觉到有热流溢出,我的胸部开始大幅度的起伏,下体也开始骚动和期待,我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喔…喔…喔的呻吟。”


  王军医调整一下身体,分开我的双腿,扶着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口蹭了几下说:“亲爱的,我放进去了……”我无言的点了点头,只感到出大的龟头刺破我的肉体,一下子进入了我的体内,我啊的一声说:疼……王军医趴在我身上,亲吻了一会儿我的乳房说:“等一会儿就不疼了,女人都要经历这些的……”然后腰身一挺,粗大的肉棍又进去很多。我皱着眉头,思忖着怎么没有那天在卫生队的感觉?


  王军医将肉棍退出一些,我感觉我的穴肉连同他的肉棍一起被带了出来,然后又缓缓地插入,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我没有了刚才的刺心疼痛,倒是感觉下面的水流的越来越多。


  王军医的那东西越来越深的进入了我的体内,撞击着我的宫颈,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渐渐的,我的下体开始放松,疼痛的感觉有所减缓,一种甜美温馨的兴奋感随着王军医的抽插频次而时强时弱,我的呼吸变得急促,大脑一片眩晕,我的阴穴间歇性的出现了跳动和收缩,大股的阴液不断的用处,我极力挺着小腹,迎合着他的次次侵入,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并且越来越快的越来越深的抽插着我的肉体,下面传来了“扑哧扑哧”的撞击声,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啊啊啊的失声喊了出来!这时候王军医也是满脸通红,拧着眉头“啊……啊!啊!”低吼着,他的阴茎一阵抽动,一股股热流强劲的精液,好似冲浪的激流冲击和洗涮着着我的子宫,我顿时全身瘫软在床上,久久久久,让我沉浸在快感的海洋里……


  那天,我们俩一共做了三次,后来两次,他不停地变换着姿势,甚至让我骑在他的身上,他的粗硬的阴茎完全被我的肉穴吞没,那种感觉更是别具一番风味。


  新兵训练结束以后,我被王军医要到了卫生队,在药房跟着实习。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便在他的住室偷偷的幽会,直至我服役期满退伍,才结束了这段不太正常的关系。


  【完】

警告︰www.09sese.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