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上的噴射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初三那那一年,我和班上的一個女生打得火熱,從一開始課間的打情罵俏發
展到後來晚自修放學後送她回家,關系越來越密切,這是我的初戀吧。


  那時我才15歲,第一次和女生有這樣密切的關系,每次相處的時候都緊張
得不得了,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比較搞笑。我們家住得比較近,有時候我們會在家
附近的一條比較僻靜的小巷?散步,她身材很好,乳房比較大,是半球形的,腿
比較細,皮膚白皙,女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襯衫和天藍色的裙子,大概是胸部比較
挺的緣故,她的衣服在乳房的兩側總有些皺,而中間又很平整。


  “可能撐得很緊吧?”我偷偷地看着她的胸部,小弟不知不覺硬了起來。當
時很不好意思,怕她看見我的運動褲撐起一片,于是不得不身體稍微向前傾,彎
着腰走,不知道她當時有沒有留意呢。


  後來逛巷子逛多了,膽子開始大起來,但也不過是摟着她,輕輕地吻她的臉,
她的乳房壓在我的胸前,軟軟的,很有彈性,于是我就使壞,越摟越緊,她的乳
房貼在我的胸口,半球變成了扁球。撫摩着她的後背,隔着校服也覺得她的皮膚
很光滑。


  有一次擁抱過後,我們又接着在巷子?瞎轉,她有些臉紅,說:“你的……


  好長“。我聽了腦子嗡一聲,很是尴尬,一定是剛才摟着她的時候,小弟一
直頂着她,被她發現了。


  在類似的事情又反複發生了多次後,我的膽子又大了一些了,呵呵。當時初
三學校都要求大家晚上留在學校晚自修,8點鍾自修結束後,我和她便一起走回
家。


  有一天晚自修後,我們沒有直接回家,又跑到那條巷子逛。那條巷子兩邊的
房子是别墅,住的大都是華僑什麽的,平時也不大回來,所以難得有人走動。于
是昏黃的路燈下,隻有我和她兩個人。


  我靠在一盞路燈旁邊,從背後摟着她,臉貼着她齊肩的短發,可以看到她胸
部起伏,那天穿的還是白襯衫,雖然我摟着她細腰的手能感覺到在腰的部分校服
還是蠻寬松的,但胸部就好象繃得有點緊了。校服是白色的且比較單薄,昏黃的
路燈下她胸罩的花紋若隐若現。


  我咽了咽口水,小弟已經不安分地頂在了她的腰上,太陽穴一突一突地,整
個人都有些恍惚。雖然很擔心她會翻臉,但雙手還是不聽話地從腰際偷偷地往上
挪。


  她明顯感覺到了我雙手的動作,低頭看着我的手,我異常緊張,但手還是在
往上挪,大拇指已經碰到一點有點硬的東西了,大概是胸罩的下沿,我的意圖已
經完全暴露,她還在看着,沒有說話,胸口起伏不已,一刹那,空氣凝固了。


  我騎虎難下,顧不得那麽多了,雙手一提,已經握住了她豐滿的乳房。那一
刻的感受是我終身難忘的,一種極度柔軟富有彈性的的感覺迅速地從五指指尖傳
至大腦皮層,陣陣幽香撲鼻……


  突然,她伸手抓起了我的雙手,如同當頭棒喝,一下子使我極度不安,她怎
麽了?一定是不喜歡我這樣做,會不會覺得我很下流?許多猜測電光火石的瞬間
在腦海?閃過。我從後面看到她低着頭,抓着我的手,好象在看着,我一動都不
敢動。


  忽然,她又一下子把我的雙手重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的小手仍然抓着我
的手。夏季的校服實在太薄了,這時,我可以感覺到她校服下面不是乳罩,而是
一件半身的小背心。我的膽子也大起來,五指并攏,抓住了她的乳房,那種滿手
都是彈性的感覺令我眩暈!


  誰知這時她竟抓住我的手,慢慢地在乳房上揉起來,我松開了五指,随着她慢
慢地揉着兩個乳房,我的陰莖漲得很硬,好象有些東西從馬眼流了出來。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身也随着她的節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龍骨附近蹭
起來。這時我感覺到掌心好象有些感覺,一點有些硬的東西在頂着我的掌心,我
慢慢地揉着她的乳房,那點硬東西也随着在扭動。


  “她的乳頭。”


  我雖然有些神志不清,但還是有常識的。她的手慢慢送松開了,我的心越跳越
厲害,雙手也離開了她的胸,從校服下伸了進去。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一種光
滑的感覺,我向上探去,摸到了她的小背心。這種背心是純棉的。她仰起頭,看
着我,似笑非笑,臉頰有一抹紅暈。


  我彎着腰,以便雙手能伸進去。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發現是有彈性
的,于是趁勢向上一撥,兩個溫暖的肉球一下子彈進了我的手心,我幾乎窒息了。


  撫摩着她如絲的肌膚,我手指輕輕地捏住了她的乳頭,她輕輕地喘了一聲,
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把玩着,原來女生的乳頭是這麽大的,象一顆花生米,有
點長,手感和乳房又不同,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馬上用雙手往後圈住了我的脖
子,閉着眼睛。


  我有點慌,忙問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她微微笑着搖了搖頭,還是閉着眼睛,
小聲地說:“很舒服,你繼續來。”


  我于是用手掌揉着她的乳房,手指捏着乳頭,動作也漸漸大膽起來,推着她
的乳頭上下搖,又或者捏着想外輕輕地拔。我記得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她咬着嘴
唇,樓着我的脖子的手越來越用力…………


                 二


  我捏着她的乳頭,不停地吻着她的脖子,她低聲地呻吟着。血液陣陣地沖擊
着我的大腦,整個世界在身邊如潮水般退去,剩下的隻有我和她的心跳。


  我猛地把她轉過來,把她按在了牆上,我們面對着面。她目光迷離,頭發顯
得有些散亂。我解開了她上衣的扣子,撩起的棉背心擠着一對肉球映入眼簾。兩
個粉色的乳頭傲人挺立,乳暈上有幾根細細的毛。


  我不顧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乳頭從指間伸出來,我并起食指和中指,不
斷地搓着,乳頭帶動着她的乳暈,她喉嚨深處發出咽嗚的聲音,雙手在我腰間遊
走,撫摩着我的小腹。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手碰到了我龜頭。如同一陣冰涼的閃電,我抓住
她的小手,按在了我的陰莖上,雖然隔着褲子,她還是在慢慢地摸索着,一點一
點地握住了我的陰莖。


  我還是不滿足,再次抓住了她的手,飛快地塞進了我的内褲?。她的小手如
同一片冰涼的絲綢,輕輕地握住了我的肉棒,使我滾燙的下體有一種退火的感覺。


  我龜頭上流出了粘稠的液體,塗抹在她的手腕,一陣莫名的沖動,我抓緊了
她的乳房,低下頭一口咬住了她的乳頭,她壓抑着驚叫了一聲,随即又呻吟起來。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斷地吸着她粉嫩地乳頭,吮吸的間隙還用舌頭撩撥
一下,用牙齒用力地咬着肉球上乳暈的皮膚。


  我猛一擡頭,咬着她的乳頭,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陰莖。我幾乎失去了
理性,扶着她的手,在陰莖上不斷地套弄,肉棒漲得有點痛起來了,另一隻手還
在有力地蹂躏着她滾圓的肉球,低頭叼着乳頭發狂地吮吸着,喉嚨?發出野獸般
的低吟。


  她另一隻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緊咬着下唇,發出一種似乎是是哭泣的聲
音。她的乳房散發着一種濃濃的香味,我不禁把臉貼在她的右乳上,雙眼感受着
乳房微微的暖氣。忽然頭皮一陣發麻,從尾龍骨傳來一陣抽搐,陰莖劇烈地抖了
一下。她本能地抓緊了我的陰莖,一陣壓抑不住的抽搐,仿佛從遠古傳來。


  我猛烈地噴發着,射出滾燙地精液一股股地噴在了她的手上。她有些驚慌失
措,但仍然死死抓着我的肉棒。一陣超快感的眩暈,我摟着她的小蠻腰,頭沉重
地貼在被我捏得有些發紅的乳房上……


  記不清那天是怎麽回家的,我撒了個慌,說是幫老師做事去了,我不聽課,
經常上課睡覺,但學習還可以,而且除了兇狠的英語老師,其他老師都和我混得
很熟,所以有時也會幫老師改些本子什麽的。老媽自然相信了我。


  到睡覺前,腦海?一直是剛才和她厮磨的畫面,恍恍惚惚的。草草做了點習
題,做的是數學還是物理,對了還是錯了,甚至究竟有沒有做,一概不知。一直
懷疑究竟有沒有發生這些事,好象來得太快了,很不真實。


  我平時也人模狗樣的,對女生必恭必敬,怎麽和她一起時好象有些不正常?


  越想越亂,迷迷糊糊,窗外一輪明月,皓月當空,如漢白玉盤,上有些許碧
絲,蔓延開來,象是德魯依召喚之青藤……


  再睜開眼時,已是早上7點20。我大吃一驚,連忙找來另外一塊表,還是
7點20。馬上翻身下床,提着褲子拖着書包蹦到了樓下,在大院看門老頭的叫
罵聲中騎車絕塵而去。


  幸好剛進班就發現世界大亂,身高160以下的政治老師兼班主任扯着脖子
在大喊:“必須服從分配,馬上按新座位給我坐好!”第一節課是政治課,班主
任怎麽笨到一大早調位置?大家當然有組織地磨洋工。


  我看看新座位表,什麽?


  我扭頭在人群中尋覓,在課室的角落,我的初戀女朋友菲正微微笑看着我,
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身旁的座位。她的襯衫下白淨的小背心隐約可見,我的臉
刷一下紅了,快步走過去,“不會是你主動申請的吧?”她好象突然想起什麽,
臉也有些紅,說道:“什麽,班主任說兩個語文科代坐在一起收作業也方便些,
是利民措施。而且學習好,讓别的同學坐前面去,當然看不見可以申請前調。”


  我們從此就成了同位,不知道意味着什麽,反正今天收作文本,我們倆的桌
上就放着很高一摞本子,我想這下有兩桌子書睡覺也沒人知道了。偷偷看看菲,
誰知此人竟在看漫畫,嘴角帶着一絲淺笑,白皙的臉頰有桃紅的顔色。我伸手摸
了一下她的手腕,細膩的感覺。她以爲我想牽手,于是一手拿着漫畫,另一隻手
伸了過來,頭也不回,我的手停在半空,她的手指按在了我的小腹上…………


                 三


  我吃了一驚,她的手抓了個空,,随即臉紅了起來。在那一刻我們都些不知
所措。政治課繼續在無比枯燥中進行着。我牽着菲的手,放在大腿上,感受着她
的小手軟弱無骨的溫柔,這種溫柔,我是多麽的熟悉,昨夜的種種,又浮現在眼
前。不知不覺,小弟不老實地站了起來。


  我偷偷瞟了她一眼,卻看到她手上還拿着漫畫,眼睛卻有些吃驚地看着我那
?。我愣了一下,她也看到了我的目光,兩目相對,都有些尴尬。她咬了咬下唇,
皺了一下眉頭,指着我褲子上的山峰。我咧着嘴聳聳肩,表示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老師這時候提了個問題,有人很不幸地站起來回答,我擡頭看了一下,忽然
倒吸一口涼氣:她頑皮地彈了我的老二。于是迅速膨脹,僵硬。


  我坐在最後一排最右邊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初中樓外的風景,她坐在我的
左邊。這時她索性面向我趴了下來,加上面前的一大堆作文本,除非其他人站起
來,否則誰都看不見我們在做什麽。


  大概這種情況給了她頑皮的勇氣。在彈了第一下後便繼續有第二下第三下…


  …大概發現每次不太相同(因爲擊中點不同,所以每次簡諧振動的路線都不
盡相同),于是她顯得比較有興趣。


  我看着她,她也對我笑笑,做了個鬼臉。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山峰的頂部,好
象在撫摩小孩子的腦袋,我再次倒吸涼氣。


  她發現了我的這個舉動,似乎有些不解,趴在桌子上努力地側了側頭:痛嗎?


  我苦笑不得,當然不是。


  她說:我看看。


  好象要問我借橡皮一般。我瞪了瞪眼,這樣是不是太離譜?周圍的人都在接
受洗腦,沒人留意坐在最後的兩個語文科代在做什麽。


  她已經付諸行動,一點點地拉開了我的褲鏈,小手伸進去拉開了礙手礙腳的
内褲,我的小弟一下子跳了出來,她馬上把手抽了回去,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那
根肉棒。


  我手放在桌子上,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安慰她,可是是我吓到她了嗎?


  這真是件怪事。


  她向我吐吐舌頭,接着伸手把住了我的肉棒,說道:好燙,衰人。白嫩的手
指繞在黑黑的陰莖上,給人以劇烈的視覺刺激,可惜其他人沒有這個眼福啦,哈
哈。


  她用大拇指撫摩着我的龜頭,我不禁抽動了一下。她皺皺眉頭:敢動??随
即用力地拔,卻意外地發現我馬上更加硬起來。


  她臉有些紅,笑着說:你這麽誇張啊?我點頭稱是。她發現龜頭上有一道裂
縫,于是又好奇地用手指掰開看看,一時氣血上湧,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龜頭
下面的皮膚,輕輕地上下套弄。


  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複雜,不過接下來的陣陣快感沖擊之下,我咬着嘴唇,
瞪大了眼睛看者賣力講課的班主任。雖然她的動作還是不如我自己啦,不過我覺
得十分刺激。


  這時下課鈴很不是時候地響了,一切馬上草草收場,老師胡亂講完了最後一
段,她也很負責把我桀骜的小弟塞了進去。整個上午,我都萎靡不堪,内火上沖,
手象練了鷹爪功似的不時在空氣中抓些什麽。


  對付完四節課後,大家象潮水一般湧向飯堂,街上的小食店,有的大概還去
了娛樂場所。整幢初中樓死掉一樣寂靜。


  我和她都留在教室,似乎特别有默契。她向我驕傲地笑了笑,我一把把她拉
到身邊,摟着她的腰,重重地吻了她的臉蛋。手不自覺地從腰際攀了上去,摸到
了她的乳房,她眯了眯眼睛。


  我輕輕地捏着,好柔軟,老二又硬了起來。她看到我的褲子上又出現了小山
峰,于是再次饒有興緻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來。


  漸漸地,她的乳頭也硬了起來,我由輕揉她的乳房變成了捏着乳頭,細細地
捏弄,用手扯緊她的襯衫,乳房上有一個明顯的突起,異樣的性感。


  她也在不斷地套弄着我的陰莖,我說:快點。


  她很是聽話。我的呼吸渾濁起來,放棄了她的乳頭,再次粗暴地抓住她的乳
房蹂躏起來,還不時低頭吻着她的脖子,臉頰,嘴唇。


  肉棒越來越硬,我原本扶着她後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說道:菲,幫我,
含着我好嗎?


  她貼着我的臉,輕吻了一下:不行,什麽味道?


  我說:菲,我不行了,幫幫我嘛,就含着就可以了。


  經不住我軟磨硬泡,她紅着臉,彎下了腰,先是用舌頭試探性地舔了一下我
的龜頭,我輕輕地喊了一聲,她的舌頭異常的柔軟,又很溫暖,如同電流纏繞在
我的龜頭之上,直擊中我的大腦皮層。


  她仿佛下了很大決心,在舔了舔嘴唇後,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含住了我的肉棒。


  仿佛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穴,一根濕潤的舌頭在上下打轉,我的下身不禁向
上挺起來,以便陰莖進去更多一點。我說道:菲,象用手一樣,快,快點。


  她于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來,舌頭有時會頂住我的馬眼,輕輕一撥,感覺好
象舔開了肉縫,似乎有些粘粘的液體流出來,粘在了她的舌尖。這種淫穢的感覺
令我看不見周圍的一切,窗外的蟬鳴越來越約微弱。


  她的小虎牙會不經意地刮到我的陰莖,有時還好奇地單單吮吸一下我的龜頭。


  我低頭看着她,她齊肩的秀發鋪散在眼前,我烏黑的陰毛不時地碰到她有些
绯紅的臉。我因爲陣陣快感輕輕的顫抖着,伸手解開了她上衣的紐扣,撩開了純
棉的背心,一把抓住了兩顆溫熱的大肉球,随着她上下起伏的節奏撥弄着,時而
又捏着兩個乳頭,狠狠地搓。


  她嘴上的動作也加快了,而且不時地咬一下,我抓着她的乳房,指間夾着乳
頭。終于,我本能向下一扯她的乳房,腰一挺,肉棒一陣發漲,在她嘴?劇烈地
噴發,她也停止了動作,含着我的陰莖。


  我的手一松,攤在了椅子上。她擡起頭,好些狼狽,嘴角還有少許精液。她
捋了捋耳畔的頭發,微笑着看着我,臉色绯紅。我拿出面紙,替她擦去嘴角的精
液,她也細心地幫我擦拭着龜頭。


  她捏了一下我的腿說道:你的東西好多哦,都流出來了。


  我忽然想起:吓?你,你吞下去了?


  她點點頭:是啊,味道一般,沒有什麽味道,就是腥腥的。你一下子噴出那
麽多,我想都沒想就吞下去了。


  天,我好感動。整理過後,我摟住她好久好久,呵呵。


                 四


  剛才女朋友來玩,捧着我的杯子喝水。中午的時候我泡了杯熱茶,女朋友殘
留在杯子上的香氣散發開來,空氣中彌漫着幸福的味道。


  于是寫下這篇色文。


               ※※※※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有些期待,期待一些新鮮的經曆。但初三的功課也越來
越忙了,我們每周都會有測驗,連打情罵俏都沒有時間,自然在課堂上也老實了
下來。


  大約在初三下期中前的某天。這天下午開班會,教政治的班主任走上講台,
說要宣布本屆直升名單。名單?有我和菲,我們這個學期的連續三次直升考試都
還可以,心?也早有些準備了,不過還是很興奮的,從此除了收作業就沒什麽事
了,老師告戒我們還是要看看書,去他的吧,教政治的笨蛋。


  第二天,課還是要繼續上的,這節是數學課。數學老師是個剛任教兩年的女
生,叫婉菁,數學十分了得,短發,160cm,膚色是健康的淺咖啡色,有點瘦,
胸部滾圓,象一對小蘋果。她性情十分活潑,上課時會用粉筆扔打瞌睡的學生,
我當然是中招無數,沒事的時候我喜歡和她吹牛,故此也混得很熟,昨天知道我
直升還要我請客。


  我和菲都裝模作樣地端坐,手?各捧一本書,坐在後面也就不怕影響别人,
所以其實都不是課本。婉菁看了和我對視而笑,接着繼續講她的怪題,還不時找
人上去解,我不會,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扭頭看看菲,她在看漫畫。我伸伸懶腰,
往椅背上一靠,左手還拿着書,右手自然地垂下來,當然,這是從婉菁的角度來
看,其實我是把手放到了菲的大腿上。


  菲瞥了我一眼,扁扁嘴,繼續看她的書。我的手搭在她的裙子上,慢慢地挪
到了裙子的下擺,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膝蓋,天氣異常地熱,她的皮膚卻很涼爽,
象摸到了一塊光滑的水晶。


  我移開了原來搭在裙子上的手掌,摸進了她的裙子。她的皮膚很好,水水的,
大腿很是柔軟。我的手往上摸去,她的裙子被稍微揭開,我看看她的反應,她知
道我在看她,也吐了吐舌頭,又專心地看她的漫畫。


  我暗爽,菲沒有反對,我就繼續向上探索。裙子向上提起了不少,我的手指
忽然碰到了布質,是她的小内褲。她好象不知道一樣,趴到了桌子上,盤起手壓
着書繼續看。我沿着内褲的邊遊動,向兩腿之間伸了過去。一切都是軟軟的,卻
又很有彈性。


  我的手現在放在她的小腹上,靠外面的一邊,裙子還是很老實地蓋在大腿上,
而我這邊卻是很性感地撩到了腰際,她的小内褲露出了邊緣。她把臉埋了起來,
好象打起瞌睡來。我于是膽大起來,手指摸到了兩腿之間,她的腿微微張開,剛
好使我的中指和食指能放在中間。


  我輕輕地由下往上地劃過,感覺到手指之下,她的毛毛受到壓力發出很輕的
聲音。我一次又一次地由上至下,又由下至上地劃弄她。我的下體也開始興奮起
來,陰莖頂在課桌下面。玩弄了一會,我又貪心地想把手伸進去。于是我用中指
撩開了她内褲的内側,我低頭看着,她的陰毛露出來,有些油亮。


  她突然伸出手,頭還是埋着的,伸手狠狠地抓了我的陰莖一下。我反而覺得
很銷魂,一下子把食指和中指都伸進了她的内褲,第一個感覺就是濕暖,我的中
指抵在了她的陰唇上,軟軟的一片,指尖覺得有些粘粘的,周圍的陰毛好象棉花
一樣墊着我的手。


  我的中指向下伸去,盡量貼着她陰唇的下面,一點一點地拖上來,稍微一用
力,陰唇微微一張,含住了我的中指。我繼續地向上遊走,感覺到她的陰唇漸漸
地合攏,我的手指一提,摸到了陰唇的上末端,好象碰到了一個小小的突起。


  菲的身子突然顫了一下,再次伸手抓來,那天我穿的是運動褲,我想吓她一
跳,于是輕輕一抽身體,右手飛快地把自己的褲子連同内褲一拉,陰莖一下子跳
了出來,憤怒地指着天花闆,菲的手剛好伸過來,一下子抓住了我的陰莖。窗外
的蟬叫得很兇,我卻打了個激靈。她粉嫩的手握着我的陰莖,定在那?,大約是
吃了一驚。


  婉菁還在講台上不緊不慢地講着她的數學題,同學們都在看着她,而且我們
的位置是全班最後,同一排沒有别的人,絲毫沒有看到我們精彩的情景:我撩起
菲的裙子,手伸進了她的内褲,在内褲的邊緣還露出了一縷陰毛,我的用手拉開
自己的褲子,菲伸出右手握着我的陰莖,似乎還在不斷地跳動。


  象在唐胖子那看的黃碟?的片段一樣,我輕輕地撫摩起菲的陰蒂,時而繞着
突起打轉,唐胖子呢,我還抽空看了看,他在前排中間,看着一本寫滿日文的書,
這人直升了還活得那麽累,爲打遊戲學日文。


  我一邊輕柔地玩弄着菲的陰蒂,一邊看着她,雖然埋着頭,但還是能看到她
的臉有些紅,桃紅色的,很是好看。她的手也報複性地開始上下套弄我的陰莖。


  我的呼吸有些困難,但手指還是很敬業。打幾個轉,又輕輕地按一下她的陰
蒂,有時還把中指伸到陰唇上,沾一些黏液抹在陰蒂上,無名指和拇指還不斷撫
摩着她的陰毛,發出沙沙的聲音。


  過了一陣子,我又退到陰蒂的上方,她陰蒂的上方有一片皮膚褶皺,象包皮
一樣包着陰蒂。我捏着她的陰蒂包皮,不斷地搓捏,她的陰蒂也随着節奏上下跳
動,她發成了輕輕的呻吟聲,“唔…………”


  幸虧婉菁的聲音比較大,大家都沒有聽見菲的低吟。過一陣子,菲突然加重
手上的動作,死死地握着我的陰莖,用力地套弄,我的陰莖一下一一下地抽動,
越來越硬。


  我挺直了腰,盡量伸直腿,龜頭上流出了亮晶晶的黏液,我也加快了手上的
動作,兩隻手指交替地運動,飛快地扯動她的陰蒂。從她撩開的内褲可以看到她
粉紅色的陰唇分泌出很多黏液,一小股地冒出來,有的粘在了陰毛上。


  她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大,好象要捏碎我的陰莖,我被鉗得有些痛,但這種刺
激的感覺使我異常興奮,我咬緊了牙,抽出一張紙巾,蓋在龜頭上,左手加快動
作,狠狠地刺激着她的陰蒂。


  她的内衣上出現了兩個深色的印子,我知道是她的乳頭也開始硬起來了。


  看着她濕漉漉的陰唇,我頭皮一陣發麻,陰莖重重地抽了一下,接着劇烈地
抽搐起來,菲更加猛烈地套弄着我的包皮,用拇指不斷地刮着陰莖地下面,幫着
擠出了大股大股的精液。我的抽搐慢了下來,發紫的龜頭噴出了最後一股精液,
菲的手還在随着我玩弄她陰蒂的節奏死死地套弄着陰莖。


  忽然,她的手不動了,轉而握住我的陰莖,手不斷地顫動,我的動作越來越
快,她突然抽手按住了我的手指,讓我緊緊貼在她的陰唇上,一股滾燙的淫水,
粘粘的,熱熱的打在我的手上。


  我看看講台,婉菁轉過身去寫着些什麽,于是我伸手一下握着菲的乳房,緊
緊地握得有些變形,随後又飛快地捏扯了她的兩個硬硬的乳頭一下。她一直埋着
的頭轉了過來,臉色绯紅地對我笑着……


  精彩的一天結束了,菲先回家,我去辦公室拿作業,?面隻有婉菁一個。我
笑着:美女,還不走啊。一邊在翻語文老師桌上的作業本。


  婉菁的臉忽然紅了一下:你這個小壞蛋,不要來煩我,我今晚要值班管你們
班的人晚自習呢。


  我擡頭看了看:是嗎,還好我不用晚自習。說着拿起一大疊作文本想拿回班
去,走過她的桌子,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無袖,白色的裙子裹住她結
實的小屁股,淺淺的咖啡色,胸前的小蘋果也是這樣的顔色吧,哎呀今天被菲搞
得我色心大動。


  心?一動,身子湊了過去,下巴抵住她的肩膀,蹭了蹭她的短發:在做什麽
呀?她臉又紅了一下:死去,和你同桌玩去。


  我讨了個沒趣就泱泱地走出了辦公室,突然,我覺得有些不對,心砰砰跳了
起來:和這個婉菁,雖說是我的老師,但平時也玩得亂七八糟,我從來都沒有把
她當老師看,她也從來不會象今天似的,我碰碰她就臉紅,最奇怪的是,她還叫
我和同桌玩去……不會是今天的事讓她看到了吧?


  我不禁緊張起來。想了一會,上課時她好象一直都沒怎麽看我,怎麽會呢。


  反正也想不出什麽,我也沒管,發了作業本,唐胖子就過來拉了我去他家玩。


                 五


  爲準備考研看政治,煩得要死!!!看了一晚才看了幾頁,要死了!


               ※※※※


  心?一直惦記着婉菁那天說的話,在課堂上特别是她的課不敢太嚣張了,不
過我沒把那天的事告訴菲,免得吓着她以後都不讓我在學校碰她了,是不是有些
壞呀,呵呵。


  畢竟是夏天,菲穿得性感,本來大家都應該穿校服,但現在直升生誰也不怎
麽管,于是今天菲穿着自己的白襯衫,一條剛蓋住膝蓋的天藍色裙子。菲的襯衫
好象是立體剪裁的,到腰際比較窄,胸部常常有點緊繃繃的有些皺褶,中袖,恰
好露出白皙的肘部,我很喜歡看她穿這件衣服。


  剛進來時她還說腰以上有些緊,我伸手扶着她的腰側,拇指剛好按着她乳房
的下方,我笑着偷偷用拇指托着她的乳房說:“是不是這?緊?”她有些緊張地
說是。我忽然想起是在課室?,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我剛要松手,卻看見在她
乳房上出現了一片深色的印子,透過她其實有些透明的胸罩。這個小女人,怎麽
就興奮起來了。


  我咽了咽口水,努力使自己不去看她興奮的乳房。


  上數學課的時候我睡着了,終于可以平安睡一覺了吧。正在夢中扮演英雄人
物打怪獸,一不留神被當頭一棒,我剛要發作使出十成功力,卻被菲搖醒了……


  擡頭一看,唐胖子正幸災樂禍地回頭看着我,婉菁在講台上嚣張地看着我,
現在還要挨她的粉筆???!!!我自歎倒黴,和老師混得太熟的下場就是她往
往會拿你殺一儆百,因爲你不至于和她翻臉………


  強打精神看小說啦。菲在一邊捂着嘴壞笑,又在看她的天然少年。


  自習課。我在用勺子慢慢地刮着雪糕,大家都在奮筆疾書,做各種習題,唐
胖子也在奮筆疾書,不過我敢打賭他肯定在寫連男生都臉紅的東西。一時淫興大
發,放下手中的雪糕,一把攬住菲,把她按在我的腿上。菲放下書,微笑着閉上
眼睛躺在我的身上。


  我把手按在她緊緊的襯衫上,輕揉着她的胸部。抓住其中一個握在掌心,食
指和中指夾着她還小小的乳頭,感覺它慢慢地硬起來。我看看四周,大家都很認
真,于是我就蹑手蹑腳地解開了菲胸前的幾個扣子,她穿的不是胸罩,是那種彈
性十分好的半截背心,我輕輕一撩就把它翻了上去,兩個白白的乳房一陣跳動。


  我最喜歡菲的乳頭,乳暈是粉紅色的,周圍有少許的軟毛,每當看到這些乳
毛我就興奮不已,忍不住,我低頭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乳暈,用舌尖撥着她的乳
毛。菲的臉刷地紅了,咬了咬下唇,但也沒有其他動作了。她左邊的乳頭本來還
沒有硬起來,我舔了一下後慢慢地紅起來,原來粉紅的乳頭慢慢地,一點一點地
挺起來,越來越大,好象陰莖一樣。現在菲的兩個白如羊脂的乳房上挺立着紅紅
的乳頭,有花生米般大小,看上去好象是含苞待放的白荷花,在花瓣的尖上是粉紅
的顔色。


  我輕輕地摸着菲的乳房,故意不去碰她的乳頭,她的乳房彈性很好,我抓住
其中一個,稍一用力再松手,留下了紅色的印子,過了一陣子,紅印子慢慢地褪
去。我的陰莖硬生生地頂在她的背部,一陣眩暈,我低頭:我要插你。她笑笑,
依舊閉着眼睛:想死啊你,發神經!


  她的乳頭由于我一直沒有碰,慢慢地軟下來,又變成了粉嫩的小豆子。我再
也忍不住,低頭一下子咬住了她的乳頭,她輕輕“唔”了一聲,她的小乳頭在我
的舌頭上迅速地膨脹,我用舌頭亂撥着她的乳頭,在她的乳房間散發着一陣奶香,
我不禁開始用力地吸起來。菲皺着眉頭,但嘴角又有一絲微笑。我退出來,改用
舌頭繞着她的乳頭周圍打轉。突然又一下子用牙齒咬住她的乳頭,我一用力,她
就握緊拳頭。


  她的乳房漸漸變得滾燙,我忽然有一種虐待的快感。抽出一隻手,費勁地提
起勺子刮下一小塊雪糕,菲一直都是閉着眼睛,當然沒有看到我的所作所爲,不
過她很快就會知道的了,呵呵。


  我悄悄地接近菲的乳房,猛地把雪糕扣在她的乳頭上,仿佛聽得到退火的聲
音,她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小腿。我把勺子放在另外一個乳頭上,故意用勺子的邊
緣刮着她的乳頭,直到抹幹淨勺子爲止。我每刮一次,她的乳頭就跳一下,還可
以聽到微弱的刮聲,十分刺激,菲也似乎有些享受的樣子。


  在她滾燙的乳房上,雪糕已經開始化了。我低頭含住了菲的乳頭,慢慢地咽
下那些雪糕,當再次舔舐到她的乳頭時,才發現她的乳頭被雪糕凍得冰冷,含在
嘴?真是消暑極品!!我又舔幹淨了另外一邊乳房,接着用冰涼的舌頭順着她的
乳溝一直舔到下巴。


  菲輕歎一聲,使我确信她是很欣賞的。現在她的乳頭連同乳暈都是紅紅的,
左邊的乳頭甚至被我咬得有些腫,我捏着它,貪婪地呼吸着從菲乳房上散發出來
的奶香,幾乎忘記了世間的一切。我很仔細地幫菲重新穿好了衣服,大家還忙着,
唐胖子已經睡着了。


  菲翻過身來,笑着捏了我的大腿一下:死人!我很紳士地點點頭,表示我很
樂意提供這樣的服務。菲雙手搭在我的腿上,頭埋了下去,很不巧,額頭碰到了
我憤怒的陰莖。她擡頭看看我,用唇語說“哦,是哦”,也沒等我反應過來就伸
手拉開我的拉鏈,掏出了我的肉棒。她的鼻子剛好碰到肉棒,鼻子嗅了幾下,又
用手指彈了一下。


  我的陰莖已經很硬了,被她弄了這麽一下,有些把持不住,伸手捏了她的小
屁股一下。她側着頭,龇牙咧嘴地一下咬住肉棒,好象吃玉米棒子的架勢。我不
由得收緊臀部,身子向上挺。


  接着,菲松開口,又一下把陰莖含在嘴?,雙手搭在我的大腿上,迅猛地上
下套弄,我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原本捏着她小屁股的手一下子從裙子上端插了進
去,中指頂開她的内褲,手掌覆在她的臀部上,五指使勁地抓住。


  她的動作越來越快,還騰出一隻手握着我的陰囊,輕輕地揉着一對睾丸。我
的陰莖象鐵一樣硬,龜頭不斷地觸到她溫軟的上颚。我的手往下伸去,指尖用力
地刮過她的肛門,一直用力地刮向她的陰唇,又抓着她的陰毛。


  她不禁用力地咬住了肉棒,瘋狂地進進出出,虎牙每次都深深地刮在肉棒上
……我終于猛烈地向上一頂,手抽回來飛快地從菲的領口伸進去,伸進了内衣?
面,握着乳房,死死地捏住她的乳頭,另一隻手按着菲的頭,我在她溫暖的口腔
中劇烈噴發。


  就這樣過了5分鍾,我慢慢松開手,菲也慢慢地吐出粘滿了她的唾液和我的
精液的陰莖,已經是軟軟的了。菲仍然趴在我的大腿上,我看着她的漲紅的臉,
她正在舔着自己的嘴唇,嘴巴一動一動,慢慢地咽下了我的精液。最後做了個鬼
臉,自己撐着起來。


  我一擡頭,腦中“碰”地巨響——婉菁剛好走近來,目光落在我們身上,這
時菲還用雙手撐在我的腿上。我的臉刷地紅了,婉菁神情有些古怪,轉身走向了
黑闆。菲完全沒有注意到,她自己正在小心地理着被我弄皺的裙子。


  剛才婉菁究竟看到了什麽?


  我腦子真是混亂不堪,畢竟她是老師。婉菁的形象開始高大起來,平時打鬧
的樣子漸漸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教政治的班主任嚴肅的樣子,雖然很蠢,但也很
提神。我一直沉浸在這種幻想之中,直到中午放學。


  我覺得要試探一下,但究竟怎麽做還沒想好,于是決定先假正經一把——我
一個下午都端着數學書在看,唐胖子看我的眼神讓我很不好意思,他眼神中先是
不解,然而馬上又換上了輕蔑,這頭豬知道什麽,等我探到了婉菁的口氣後再扁
他。


  倒黴的是,婉菁整個下午都沒出現,換而言之,我假正經的努力她都沒看到,
白癡!!


                 六


               ※※※※


  今天他媽的去投票,隻有三個名字,随便選,跟他媽叫雞似的。


               ※※※※


  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婉菁沒有什麽動靜,我慢慢的也就把那天的事忘了。


  六月份,大家的複習已經到了最後的緊張關頭。我們也沒怎麽上學了,每天
我都去唐胖子家玩,晚上躲在房間?和菲煲電話粥,日子過得悠閑。


  這天語文老師來電話,說是她要去開會,明天晚自修要我回去發最新近印的練
習,看來每人少說有個三四十頁了。


  第二天傍晚吃過飯後,我來到學校辦公室。


  練習有一大堆,我看得眼都花了,正在慢慢分揀。這時婉菁端着飯盒從外面
走了進來。我擡頭一看,喲,美女,今晚你值晚自修呀。婉菁瞪了我一眼,小鬼,
來搞什麽破壞?少添亂。我笑着提醒她我是語文科代,她看看我,哦,怎麽沒看
見菲啊,她不也是嗎。接着又低頭吃飯。


  我一聽覺得話題不對,看看她,她剛好擡頭,我們四目相對,一陣尴尬的沉
默。我有些慌亂,随便拿了一疊練習就走了出去。


  六月的廣州,已經很熱。40多人的課室象蒸籠一樣,我在教室?發完了前
4頁的練習,趕緊跑出來。可是外面也不見得能涼爽多少,還是去辦公室吹吹風
扇吧。


  婉菁看看我,沒說什麽,接着改作業。我站在她旁邊,解開領口的扣子吹風
扇。低頭看看婉菁,她穿了一件碎花吊帶裙,露出健美的肩膀,她的皮膚很細膩,
有一種磨砂的質感,纖細的鎖骨,小巧的乳房,我忽然有沖動想吻一下她的脖子


                ……


  婉菁擡起頭,她的大眼睛中有什麽?


  我們對視着,婉菁今天用了桃紅色的唇膏,我很喜歡。


  婉菁秀氣的鼻子,使我再次有吻的沖動。


  一瞬間,世界在僵持中陷入黑暗。校外一切依然,學校的主電房沒有承擔起
自己的職責。


  怎麽了,婉菁站起來打算去看電閘,卻一下子撞在她身邊的我的身上。


  一陣柔弱無骨的沖擊,我滿懷馨香。


  婉菁的頭埋在我的胸前,我按着她的肩膀。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在黑暗中擡
頭幽幽地看着我。慢慢地,她原來張開的手慢慢地收攏,摟住了我的腰。空氣中
有隐約的香味。我看着她,一陣沖動襲來,我在黑暗中低頭吻了她桃紅色的嘴唇。


  感覺着她桃紅色的嘴唇,是那麽的芬芳。我吻着她的臉頰,吻她的眼睛,額
頭。按着她肩膀的手也慢慢地移向鎖骨,我的拇指按着她的鎖骨,輕輕地撫過,
她細膩得猶如磨砂的水晶。我的手順着裙子的吊帶向下滑去,自鎖骨以下,是平
滑的肌膚,逐漸變得豐腴。


  我們在癡醉地接吻。我的手也在不安分地摸索着她的裙子。她松開了手,靈
巧地一撥,吊帶從肩膀滑落,然後反剪雙手,輕輕一拉取下了蕾絲邊的胸罩。漆
黑中我感受到一陣熱氣和随之而來的一陣乳香。我放在她胸前的雙手向下伸去。


  一對小巧的青蘋果落入手中,溫熱而豐潤。


  婉菁的乳房結實而有彈性。我的手指在上面輕劃而過,她的乳頭象一對小豆
子,軟軟的。我一時性起,扶着婉菁纖細的腰猛一發力,将她整個抱起放在桌子
上。婉菁坐在桌子上,我握着她的乳房,剛好充滿雙手。我摟着婉菁的腰,用舌
頭在她的乳暈上舔了一下。婉菁可能沒有想到我會這麽做,輕輕地叫了一聲。


  我的舌頭一下又一下舔着她的乳暈,就是不碰到乳頭。漸漸地,我感覺到她
的乳暈起了小小的疙瘩,舔了一陣,我又轉頭去品嘗她的右乳。婉菁的雙手搭在
我的肩上,溫柔地玩弄着我的頭發,慢慢地,她的動作開始變得緊張起來,慢慢
地,她松開了手,又緊緊地抓住我的肩膀。


  婉菁有些陶醉,若有若無地在呻吟。我突然用力地貼在她的乳房上,一下子
吸住她的乳頭,她本來還軟軟的小豆子在我吮吸之下迅速地膨脹起來。我有手指
捏起她另外一邊的乳頭,故意用力地捏着,小豆子也開始膨脹起來。我于是又貪
心地吮吸起這邊的乳頭,還時不時用牙齒咬一下。


  婉菁嘴?發出“唔……唔……”的呻吟,攬着我的頭,用力地将我的頭壓在
她的雙乳上。過了一陣,我離開了她的乳房,重新找到了她的嘴唇,雙手不斷地
撫摩着她的青蘋果。


  整個學校仍然是一片漆黑,大家都在大聲說笑,享受着難得的課間休息。但
是沒有人打算要走向辦公室,大概是以爲婉菁已經跑到主電房那邊查看究竟了。


  辦公室?,我貼着婉菁的嘴唇,雙手慢慢地放到她的大腿上。撩開了并不太
長的裙子,順着婉菁光滑的大腿摸向根部。在我雙手剛觸摸到婉菁的内褲的時候,
燈亮了。


  婉菁第一個反應是推開我,我有些發愣地看着她裸露的乳房,還有她天藍色
的内褲。她瞪了我一眼,然後笑了,壞小孩,看什麽。我也尴尬地笑笑,不曉得
要如何應付。她從桌子上跳下來,整理好衣服,走過來吻了我的下巴一下。我拉
着她的手,看着她秀氣的鼻子,大大的眼睛,健美的肩膀,細膩的皮膚,有一種
和菲的不同的美,好象一把摟在懷?。她似乎從我眼中看到了欲望,一拳錘在我
的胸口,發什麽愣啊你,收拾你的語文練習去。然後自己走出了辦公室。


  婉菁去教室轉了一圈,大家都已經重新忙起來了。我發了剩下的語文練習,
每個人總共有31頁,真夠戗的。臨走前我偷偷湊過去吻了婉菁一下,她擡頭,
壞小孩,你做的壞事還不夠嗎,快回家去。然後她自己臉也紅了。我笑笑,捧着
她的臉又吻了一下。


  晚上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有時想想婉菁,有時又想想菲,感覺都很奇怪,婉
菁是我的數學老師,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但她看上去也就是高中女生的樣子,
這樣想想我又覺得感覺蠻好的。想到菲,感覺很混亂,我是不是很花心?對了,
婉菁是不是看到了我和菲的事情?今晚都忘了問了,笨!翻了個身,發現窗外天
已經有點亮了。


                 七


  整整一周都沒有和菲煲電話粥,隻是隔天打個電話說兩句而已。菲看我心不
在焉的以爲是每天去唐胖子家玩得太瘋了,埋怨了幾句就算了。


  到了這天,又是婉菁值班。


  我有些心神不甯,傍晚吃過飯便回到了學校。


  在走廊上遇到了婉菁,那一刻我的心狂跳不已,想故作輕松地笑笑,婉菁看
到我古怪的表情,很開心的樣子。


  晚自修準時開始。婉菁走進辦公室,我跟着也進去了。婉菁坐在自己的位置
上,我坐在旁邊,看着她,然後說了個笑話,然後是冷場,我一緊張說什麽都不
會好笑。冷場過後,婉菁指着我大笑不已。


  我有些尴尬地微笑,仍舊看着婉菁,婉菁笑夠了,也微笑着看着我。她的笑
容好迷人,我看得有些癡。她努努嘴,壞小孩,去把風扇關了,吹得我有些暈。


  我乖乖地站起來,走到門口,剛想按下風扇的開關。婉菁忽然從身後伸手關
掉了燈。


  月光從窗外映入房間,投在地上,是一幅疏影橫斜的潑墨。我靠在門上,婉
菁一隻手還按在開關的牆上,一陣幽香襲人。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怎麽會這麽香?


  婉菁笑笑,壞小孩,let ‘s find it out.一陣眩暈,血液兵分兩路,一股
湧向大腦,另一股湧向下體。我餓狼一般抓向婉菁胸前。婉菁輕輕叫了一聲,壞
小孩,你又做壞事了。我哪?還聽得到她說什麽,手?握着她小巧而結實的乳房,
胡亂地揉捏着,婉菁“唔……”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我,我停下來,解開了她領口
的口子,然後是第二個……婉菁擡頭吻我的下巴,一邊配合地脫下了她淺綠色的
中袖襯衫。


  黑暗中我依然能看到婉菁皮膚的亮色。我接着解下了她的胸罩,她一對尖尖
上翹的乳房在夏夜中散發着誘人的熱氣。我迫不及待地握住了它們,狼吞虎咽地
揉着,非常的有彈性。我吻着她說,美女,你經常鍛煉它們?好有彈性哦。她故
作生氣地說,壞小孩,你在說什麽?我沒有回答,猛一低頭,咬住了她的乳頭,
用右手捏着另一個乳頭,稍微用力地拉扯。我含着婉菁的乳頭,舌頭不斷撥弄着
它。婉菁輕輕地呻吟着,唔……壞小孩,來,用力些。


  我另一隻手從婉菁的腰部移到了她的臀部,稍一用力,将她的下體壓在我早
已硬起來的陰莖上,我也不斷地用陰莖頂着她的小腹。婉菁摸索着找到了我的下
體,壞小孩,你好硬哦。我從她的乳房吻上去,吻着她的脖子,她擡起頭,象一
隻享受的貓。


  婉菁扶着我的腰,另一隻手解開我的皮帶,扣子,拉練,然後輕輕地褪下我
的褲子。然後隔着内褲按着我的陰莖,溫柔地握着,摸索着它的形狀。我原本放
在婉菁小屁屁上的手提起來,解開了她的短裙,手探進了她的内褲,撫摩着她結
實的小屁屁。婉菁輕輕一挑,扯下了我的内褲,我的陰莖一下子跳了出來。她輕
輕地說,它好熱!


  我也褪下了婉菁的内褲,手繞到前面,先是按在她的小腹上,慢慢地向下探
去,先是柔軟的陰毛,然後是一點點的突起,她輕呼一聲,抓緊了我的肉棒。再
下面,是她溫熱的肉縫,有點濕,粘粘的。我喘着粗氣拿開了她的手,按着她的
下體迎向我的肉棒。肉棒已經漲得有些生痛,先是頂在婉菁的小腹上,她并不濃
密的陰毛摩擦着我的敏感的龜頭。


  我扶着婉菁的腰,稍微彎點腰,龜頭一點一點地移向她濕潤的下體,每移動
一些,我就氣喘不已,忍不住抱着她的腰低頭含着她的乳頭,用力的吮吸着。肉
棒頂在婉菁的陰唇上,胡亂地磨着,突然一陣發麻,陰莖從根部開始到龜頭一陣
收縮,我在她的下體猛烈地射精。她的陰毛因此粘上了大灘的精液。


  我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婉菁吻着我的額頭,不要緊,壞小孩,你太緊張
了,再來。我依然吮吸着她的乳頭,不時輕咬着,陰莖在她的小腹上慢慢地抽搐
着。她摟着我,輕輕地扭動着下體,小腹上的陰毛柔軟地摩擦着我的陰莖,又用
一隻手溫柔地玩弄着我的睾丸。我把頭埋在婉菁的乳房上,依然含着她的乳頭。


  婉菁拍拍我,我……右邊,我擡頭看看她,她繼續說,……吻吻它,你一直
咬着我左邊的……


  我于是輕輕地吻着她右邊乳房的乳暈,舔舐着她整個乳房,又輕輕叼起她的
乳頭,吮吸起來。婉菁輕輕的舒了口氣,下體繼續摩擦着我的陰莖。


  我的陰莖在射精過後并沒有完全地軟下來,在婉菁小腹的摩擦下有開始一點
一點地硬起來了。這一次雖然也很硬,但沒有剛才那麽敏感。婉菁抓住肉棒,壞
小孩,你硬得那麽快?你好色哦!我簡直要暈過去,不是你這麽做的嗎?


  婉菁握着陰莖,讓我頂在她的下面,一陣溫潤的感覺,在我耳邊說,壞小孩,
抱緊我。我抱緊了她,她的一對肉球緊緊地壓在我胸前。她握着我的肉棒,微微
踮起腳,然後向下一沉,似乎一陣濕潤在龜頭兩邊擦過,然後又是一陣火熱的環
緊,龜頭已經頂開了婉菁的陰唇,插入了她的小穴。婉菁輕輕地呻吟着,雙手在
我後背緊緊抓着。一點一點地,我不斷深入。


  婉菁雙手環在我的脖子上,貼着我的臉,整個人挂在我的身上。我整根肉棒
已經沒入,開始試探着慢慢地抽動,每一次抽動,婉菁都在耳邊輕輕地呻吟。婉
菁的小穴有些緊地套着我的肉棒,我慢慢地抽動着,她的淫水漸漸粘在我的陰毛
上。慢慢的,我的動作開始大起來,每次帶來的快感使我渴望更多,更強烈的快
感,婉菁在耳邊輕輕的說,壞小孩,你這個色鬼!


  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每次都生硬地狠插進去,她的陰道富有彈性地翻開我的
包皮,龜頭緊貼着濕熱的肉體,每次生硬的沖刺,婉菁都咬着牙咽嗚着,抑制着
呻吟。我的抽插越來越快,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使我失去了對周圍的敏感,快感如
潮水般沖撞而來,婉菁的肉體在我懷中柔弱無骨,耳邊是若有若無的呻吟。婉菁
身上一陣陣體香襲來,我頭皮一陣發麻,死命地按着她,一陣近乎瘋狂的抽插,
一切在推向極端後崩潰。我緊緊地摟着婉菁,陰莖在她的陰道中一下膨脹,緊接
着是猛烈的抽搐,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入她嬌嫩的下體。


  過了好久,我才慢慢松開婉菁,婉菁捧着我的臉,輕吻一下,` 嘻嘻,壞小
孩,你表現很好。我有些疲憊,對她笑笑,美女,我喜歡你。她忽然一下子握住
我已經軟下去的陰莖,壞小孩,是因爲今晚才喜歡我嗎?你的菲呢?我有些驚訝
地看着她。她作出有些生氣的樣子,你們在課上做什麽我都知道,以爲後面很安
全是不是?我有些尴尬,婉菁随即笑了,呵呵,壞小孩,你做的壞事我都知道哦。


  我看看她,婉菁的笑容很是迷人,忍不住吻了她一下,她做出沒有我辦法的
樣子撇撇嘴。


  我輕輕地揉弄着她的乳房,再次挑逗着她粉嫩的乳頭,婉菁有些陶醉地擡頭,
輕輕地吻着我。這時下課鈴響了。我們都有些不情願地分開,清理好場面。

警告︰www.13xxoo.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