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性游戏】(1-30)

            体验性游戏(1-30)


  字数:9。6万
  TXT包:  【体验性游戏】(1-30).zip (89.75 KB)  【体验性游戏】(1-30).zip (89.75 KB)
下载次数: 622




                第一章

  我的名字叫夏白:春夏秋冬的夏,白色的白,今年25岁。

  这是我应征工作时一贯的自我介绍。

  夏白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专长。至于为什么会跑来应征这个工作,不过是因为大学时参加过摄影社,对夏白来说,于这个工作上并没有任何概念,自然也没什么兴趣。但是,不管如何,夏白需要这一份薪水。

  夏白就是这样的个性,对事情总是漠不关心,更糟糕的是除了内在个性的不显明外,就外貌而言也不是一个可以一眼就能吸引他人眼光的那种人。每当揽镜自照时总可以听见叹气的声音,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脸上的这些器官并没有缺少。
  总之夏白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在群体里会突出的人,这是属于他的自觉。虽然夏白只是个平凡的人,但是说实话,却是一个极有摄影天份的人。

  面试的主管看着夏白的作品,不知怎着,就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不管是风景里的山光水色、虫鱼花鸟,甚至是一些人物表情,感觉就是很舒服。这主管的名字叫陈月华,芳龄26。

  夏白紧张的搓着双手,可以感觉手心冒着汗,心理面思索着,若这个工作无法顺利取得,过不了一阵子自己将面临无米可炊的困境。

  这怎叫夏白不战战兢兢呢!因此,夏白紧盯着眼前这一个决定着自己生死的女性主管,一个皮肤白皙中透着淡淡的红润,让人见了都会将眼神停留在她身上的一个气质美女,虽然长得并不美艳却有让人不忍移开目光的特质,而空气中透着一丝丝的玫瑰香气,原本这应该是一个很舒服放松的地方,但是夏白的心情似乎显得格外紧张,伴随着对方的点头摇头,一颦一笑等,都牵引着他紧张的神经,而当月华抬起头时正好与夏白四目交接,月华的心理泛起了一个念头,这是他的作品吗?感觉是如此的无法将这样的作品与夏白这样的人串连在一起,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月华是面试主管,而夏白是应征这一个工作的人。
  月华再一次的打量眼前的这一个不怎起眼的男人,问到:『这是妳的作品吗?
  拍的真的很不错。『夏白急忙的点头,在这样的美女面前,夏白更显的手足无措。

  从进门后他就注意到这个看起来没有比她大多少的美丽主管。

  月华看着夏白手足无措的窘样,泛起了一丝微笑,这一笑却让夏白更加的不知所措。

  『妳学摄影学了多久呢?』月华再问。

  『大学参加社团时学的』夏白无头无尾的回答一句。

  『没有正式接受过摄影的训练过程吗?』『没有』回答后下意识的感觉自己的作品肯定不是很好,这一次的机会可能又泡汤了,反而露出原本慵懒漠不关心的态度。

  月华再次打量这一个坐在面前的男人,一个没经过雕琢的璞玉可以发挥出怎样的光彩呢?看着一副慵懒却又无所谓的夏白,月华反而觉得这样的男人更有味道,一时也忘了说话。

  『我先走了!』夏白说了这一句后便起身准备要走。

  月华突然像是被拉回现实一样的惊醒过来说『等一下』『还有什么事吗?』还是一样不在乎的把双手插在口袋里只有半侧着脸回答着。

  夏白的这一连串行为超出月华的想象,让月华有点不知道怎样回答,只是想说不是这意思可是却不知怎样说,忙摇着手说『不是,不是。』『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转过头正准备开门。

  『你误会我意思了,可以再坐一下,我们谈一下细节好吗?』月华吸了一口气,缓和的说。

  这次轮到夏白莫名其妙了。

  『我手边的预算实在有限,所以无法负担我去找一个正职专业摄影师的费用,因此我想要找摄影技巧不错的业余摄影师,可以来协助我完成这个烦人的案子。
  『月华一口气的抱怨着。

  『妳的意思是说?』『嗯,因为我没想到一个业余的摄影师会有这样好的摄影技巧,所以我一时被妳的作品吸引,我的意思是若你愿意接受这不算高薪的工作的话。』月华除了被作品吸引外,更对夏白那慵懒的态度激起好奇。

  『原来是这样!』因为已经忘记紧张,反而露出原来的本性,那玩世不恭的态度。

  『可以接受吗?』月华反而担心夏白不愿意,这样她的案子就不好执行了。
  『薪水多少?』『2,000』『好吧,成交!』月华总算松了一口气的说『明天我们聊聊工作的内容吧?』第二天早上,夏白来到约定的地点,一间不算大的摄影工作室,进门看到月华就在里面等着他,月华站起身出来迎接『空间不大,请进。』这时夏白才算是真的看到月华的样子,虽然不像模特儿般,动辄170以上的身高,但是身材在女生当中也算的上是凹凸有致,白色的衬衫下,虽然没有雄伟的身材,但也还算标准以上,紧身的牛仔裤让臀部与腿部的线条玲珑有致,绝对说的上匀秤。

  夏白盯着月华看,一时忘了进门,直到听到月华再一次的催促声,才如梦初醒般的随着月华进入工作室。

  月华指着一个年纪也不大的男生说『这是许志,以后就是妳的摄影助手,他也很欣赏妳拍的作品哦。』『你好,请多多指教。』许志伸出手与夏白握手。
  『哦,你也好。』夏白说月华说着『这样你们也算认识了,那我们得谈谈这次工作的要点了。』就这样跟着月华进到里面的一间小办公室,依然有着淡淡的玫瑰香味。

  『这一次的案子是要帮一位刚进入演艺圈的小演员拍写真集,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叫玮如』『恩,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孩。』『她的经纪公司希望可以藉由这样的一个方式让她以较快速的方式窜红演艺圈,可惜的是愿意投资的经费不多,所以才会找上我们这样的一个小工作室,但是看过你的作品后,我感觉相当有信心。』『妳过奖了,我只是拍个感觉而已。』『不管怎样,下午我约了她们来这里试镜,你看看适合怎样的方式拍摄。』当天下午玮如与她的经纪人来到这工作室,看着眼前这一个小女生玮如,思索着该帮她打造一个怎样的形象。

  月华低声问夏白『有没有想法。』『没有』夏白说,『让我与她们聊聊。』『嗯』经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沟通……其间更不乏聊到宠物的问题,玮如自己也养了一只小狗当宠物,每当玮如提及总是滔滔不绝,脸上总露出爽朗开心的笑容,这让夏白有了一个想法一个念头。

  『你们打算要拍一本主题式的写真吗?依我看玮如的外型似乎比较适合可爱路线呢。』『嗯,我想也是。』『可是,打着可爱路线的演员、歌星都很多,想要在这一方面去竞争好像不容易呢,更何况经费不多。』『……』『所以,可能需要突破现实的常规,制造出讨论的话题。』夏白继续说『因此必须在可爱中带点性感,强调玮如的亲切感与柔顺魅力,带着渴望被宠爱的眼神与感觉。』『这要怎做呢?』玮如的经纪人问着『现代人几乎家家都有养宠物,玮如也是,而对宠物的感觉也都是异常的宠爱,宠物柔顺可爱的感觉似乎可以尝试加入这本写真集里,试着让玮如成为家家户户眼中的宠物女孩。』『……』『petgirl宠物女孩』夏白说玮如的经纪人看看玮如,好像询问她的意思。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玮如问『我不知道这会激发出怎样的结果,而这一尝试,毕竟还没有人做过,是好是坏也无法想象,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当这样一本写真集推出后一定会造成不小的冲击,而这就达到我们制造话题的目的了,这样的方向一定会比纯粹可爱的路线要有机会多。』夏白说『我们想想看。
  『』我们先出去,你们考虑看看。『月华说着与夏白一起走出办公室。
  『这会不会太前卫大胆了一点。』月华问『当然,可是这也是一种突破僵局的方法。』夏白说『嗯,就看她们的意思了。』『嗯,若他们考虑过后愿意尝试的话也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什么问题?』月华问『一个配角。』『嗯,配角,用来突显主角的配角。』『哦,那不是还要找一个模特儿,我怕经费不足呢。』月华皱着眉头说着『嗯,所以说是一个问题啊。』玮如他们所在的办公室门打开了。

  玮如他们走了出来,告诉夏白与月华经过讨论后的一个决定,愿意尝试拍摄。
  约好了明天早上来试镜,再依照拍出来的结果来考虑是否要继续拍摄。
  『这下头大了,配角去哪找呢?』月华绷着脸问『这是问题也不是问题。』夏白盯着月华看『不懂你的意思。』夏白还是盯着月华上下的看着。

  『你……不会是打我的主意吧!』月华有点惊讶『嗯,就是打妳主意。你自己考虑一下。』夏白对着月华说着『……』隔天一早,夏白来到了工作室,一进门就看到月华坐在摄影棚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考虑的如何啊。』『我可以说不要吗?时间这急迫,我去哪里找配角,而且经费又不允许。』『哇!果然是善体人意啊。』『妳别来,说实话,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这样打算呢?』『嗯,真聪明,什么事都瞒不住妳。』夏白看着月华笑着说『你……,为什么这样做呢?』『你很美啊,见妳的第一眼起就想帮妳拍写真留下美丽的倩影呢?』夏白继续说『这时一起拍,花的是他们的钱,一举两得。
  『』你说的好听,一举两得。『月华笑着』好了,就算是为了钱牺牲点吧。
  『』……

  『夏白笑着准备器材去了。

  玮如他们准时到了,夏白大概的说了基本的概念,也提到让月华入镜的情形后,就准备上镜了。

  第一幕当然还是以清纯的学生形象出现,这一系列都只是玮如的镜头。月华只是在旁边看着,心理却忐忑不安。

  看着玮如有意无意不小心的露出可爱小底裤与俏皮的学生样真是可爱极了。
  第二幕就是以宠物女孩的概念上场了。月华很紧张的跑来找夏白。

  『真的要我上去吗。』『你现在要打退堂鼓啊,他们现在可是很满意呢。』『我知道,可是我……』月华还想说下去。

  夏白打断的说『别紧张,一定帮你拍的美美的,而且主角是玮如,又不是妳,妳穷紧张个什么劲呢,我会尽量避开拍摄到你的脸庞的,好吗?』『嗯,这样我就稍稍放心点了。』『我要用的是对比手法,边拍边解释吧。』看着他们不解的眼神第一幕,许志牵了一只很漂亮的拉不拉多狗进来。

  夏白让玮如抱着狗狗,摆出亲吻狗狗的动作与一些人狗互动的动作等等。
  拍了一系列之后,夏白让许志带着玮如到更衣间去换衣服并找来月华让她去换上一件比较清凉的学生服,就像是第一幕玮如穿的衣服一样。

  当许志带着穿着像是泳衣的玮如出现时,月华看着玮如屁股上有着一条翘起尾巴,转头看着夏白,夏白点了点头。

  『玮如,趴在这边。』夏白说玮如依照夏白说的趴在地板上,夏白拉了月华到玮如面前蹲下。

  对月华说『等等妳仿照刚刚玮如亲狗狗的姿势做,懂吗?』月华点点头。
  夏白让玮如抬起头,让她想向自己饲养的小狗,那种表现出柔顺惹人疼爱的样子,而让月华扶着玮如的双手,让玮如的身体以45度角跪着,尾巴就这样的高高翘起,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宠物狗一样。

  换个街景,再帮玮如带上项圈,链子让月华牵着,月华侧转头看着脚边的玮如,而玮如趴着也侧着头往上看着月华,就像是舒服的散步一样。

  在换上庭院草地的布景,月华蹲着,伸出手掌去抚摸玮如抬着的头,玮如则表现出享受的样子,将头靠在月华的大腿边。

  拍完这一系列之后,夏白让月华与玮如再去换装,这一次要两人交换角色。
  『为了区别角色,所以月华你要换上这一件颜色不同的装扮,但是也带有狗狗尾巴的服装』夏白说『许志妳带玮如去换泳衣,要选一件清纯可爱型的,我带月华去换装。』『紧张吗?』夏白问月华『很紧张。』『看了刚刚的照片觉得如何,是不是可爱性感但是不猥亵啊。』『嗯,妳拍的很好,可是等等让我扮狗狗,我还是觉得怪怪的。』『嗯,先换装吧。』夏白说『好』月华走进更衣室。
  夏白为了更刺激月华转头对着许志说︰『许志啊,妳也要照顾好我们的宠物小狗月华啊,安抚一下狗狗的情绪摸摸小狗狗的头吧。』许志听到夏白的话后,转身蹲下对着月华说︰『乖哦!』并伸手顺势摸着月华的头,就像真的把月华当成一只宠物狗一般。

  在这样的感觉下,月华害羞的低下头,因为许志的抚摸,月华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而这让尾巴轻轻的刺激着月华的私处,而不自觉的轻轻摆动屁股,就像是被抚摸着的狗狗回应的表现。

  夏白更进一步的刺激月华的说着︰『许志这就对了,小狗狗都需要被安抚式的摸摸头。』听在月华的耳朵里,月华更害羞了。

  『嗯,玮如,懂了吧,等等你就牵着月华到处走动,摆出你觉得最可爱的姿势与月华互动,过程当中你要完全把月华当成一只宠物狗,这样表情才会生动逼真,懂吗?』夏白说着『嗯,我知道了。』玮如回答着就这样玮如穿着学生制服与夏白一起走到月华身边。

  『月华』夏白叫了一声月华抬起头看着夏白。

  『体会到自己是宠物狗的感觉了吗?』夏白问月华点点头。

  『嗯,可以开拍了。』夏白接过许志手上的链子交给玮如。

  换上了海滩的场景,玮如牵着月华跑跑跳跳,走来走去,有时还会蹲下摸摸月华,完全把月华当作是一只宠物狗一样的对待。

  月华因为一直爬动的关系,晃动的尾巴刺激着私处,因而流出很多的淫水,也因为玮如完全把她当作是宠物狗对待,月华竟然开始觉得混乱,感觉非常兴奋与刺激,当玮如摸着月华的头时,月华就像是调皮的宠物狗一样的用头磨蹭玮如的双手,完全就像是宠物狗一般的回馈动作。

  紧接着,夏白让玮如也去换上宠物狗的装扮,以更换成大片草原的场景。拍摄两只宠物狗打闹的样子,由于玮如的装备与月华不同,所以玮如不会有兴奋的感觉。反观月华满脸红润,私处刺激所引起的兴奋感,让月华更增加一丝的性感。
  玮如与月华抢刁着地板上的狗骨头时,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表情,玮如像是在演戏一般,而月华却是完全融入宠物狗的角色之中,月华就这样玩着狗骨头,刁着不放。

  就这样把一系列都拍完之后。

  夏白对着玮如他们说『换好衣服,我们来挑片吧。』『好的。』玮如回答夏白走到月华身边,发现月华所穿的底裤都湿了,对着月华说『你应该站不起来吧』月华点点头,有点不知所措,如果不站起来,这样爬进更衣室换衣服是很奇怪的,都已经拍摄完毕不需要继续趴着了,月华抬着头像是跟夏白求救一样的看着夏白。
  『月华,因为等等玮如他们要挑片,但是有可能挑不到合适的照片而张数不足得加拍,为了这个需要你还是先不换装,继续穿着这宠物狗的装扮吧,可以吗?
  『夏白故意大声的说着。

  月华像是获得解救一样的回答『好的,我就先不换衣服,就这样的装扮等着吧。』『月华真的很敬业呢。』夏白故意说着,顺便牵起月华的链子来到摄影棚旁角落的置物间里(在这里并没有月华的衣服),把链子系的高高的并锁上,故意让链子紧紧的拉扯着月华的脖子。

  『为了让妳可以一直维持感觉,我把链子系高点让妳有被牵扯的感觉,比较容易维持状况。』夏白故意说着就这样,夏白把月华像是一只宠物狗一样的单独系在角落。

  月华这样被系着时,心理真的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宠物狗一样,更让她惊讶的事,她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好像这样被对待是正常的,应该的一样。

  月华趴着抬着头看着夏白,一样熟悉的背影,可是角度感觉完全不同,月华突然觉得有点落寞,想要夏白也把自己牵过去到众人身边。

  『夏…』月华叫出声音后又停住。

  夏白转过身说『怎了,有事吗?』『哦,我是想过去一起看照片』月华说『可是我刚刚故意对他们说妳在体验宠物狗的感觉呢。』夏白说『我知道,可是我想要过去那边,不想独自在这里。』『这样啊,那要怎过去呢。』夏白说『你牵着我过去,好吗?』月华问『我牵着妳过去?』夏白故意加了疑问的口气『嗯,你牵着……』月华突然停下要说的话,因为她觉得这样的要求有点奇怪。

  『等等,月华,妳的意思是说要我像是牵着宠物狗一样的牵着妳过去』夏白故意加强语气的问。

  『这……,嗯,妳牵着我爬过去。』月华低下头说着。

  『嗯,好吧,既然妳要求我把妳当宠物狗一样的牵着爬过去,我当然会牵妳过去啊。』夏白解开墙上的链子。

  『走吧。』夏白牵着月华说着。

  夏白故意放慢脚步,牵着月华慢慢爬着。

  顺口叫了一声『月华』,月华抬起头看着夏白,而夏白也低头看着月华。手上牵着的链子系着月华脖子上的项圈,月华看着夏白手上的链子,月华突然有一种被系拌,控制的感觉,因为爬动的关系,晃动的尾巴让月华的私处又湿润了。
  夏白停下脚步,月华一脸疑惑的抬头看着夏白。

  『原来月华是一只宠物狗时,也是如此的性感可爱啊。』夏白说月华害羞的低下头。

  夏白又接着说『刚刚我在拍照时发现一件很特别的事呢。』『什么事』月华问夏白蹲在月华身边继续说『明明都是穿着宠物狗的装扮,为什么那时的妳与玮如的表情完全不同,玮如还是一样俏皮可爱的样子,就像是在演戏一般,而妳竟然好像变了一个样子,好像是完全融入宠物狗的角色,不再是俏皮可爱的月华,反而感觉有点性感,感觉妳好像是在享受宠物狗这样的角色带给你的快感,表情就像是兴奋的样子。』『……』月华低着头不知道怎回答,因为月华不知道玮如与自己穿着的装备是不一样的。

  这时夏白轻轻拉着月华的尾巴,月华颤抖的动了一下,夏白侧着头往月华的屁股看去。

  『啊,不要看。』月华说着『哇!月华,妳的裤子全都湿了啊,妳果然在兴奋着啊。』夏白故意挑逗着说。

  月华害羞的低着头。

  『刚刚看玮如并没有这样的现象啊,穿着一样的服装,为什么月华你会这样的兴奋呢?是不是月华妳装扮成宠物狗时会特别兴奋啊。』夏白故意说『莫非月华喜欢当宠物狗啊!』。

  『我没有。』月华想解释。

  『可是妳的裤子全被淫水弄湿了呢,而玮如并没有这样的情形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月华急的快哭了『嗯,乖,不哭,不知道你是不是对宠物狗的感觉特别敏感,我们试试看妳是不是在潜意识里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好吗?
  『夏白摸着月华的头。

  『这要怎么试啊?』月华紧张的有点不知所措,更有失去判断力一样。
  『跟着我』夏白说夏白解开系在月华项圈上的链子说『月华妳就跟在我右脚脚边,懂吗?』月华这时也乱了方寸的连连点头。

  夏白就开始在更衣间里走来走去,而月华也是很听话的跟着夏白爬着,一直跟在夏白的右脚脚边爬着,就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母狗一样。

  『月华,妳是不是很兴奋呢。』月华点点头。

  『妳是不是觉得自己像是被驯养的一只宠物狗一样,就像是受过训练的宠物狗一样呢?』月华点点头,更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听话,就像是一只接受过训练的宠物狗一样。

  『月华,抬头看着我。』夏白说。

  这时月华还是趴在夏白右脚脚边,抬着头看着夏白。

  『要一直盯着我的脸哦,月华』说完,夏白就转了个身让月华看不到夏白的脸。

  月华习惯性的顺着夏白右脚边爬了半圈,还是抬着头看着夏白。

  『对,很好,就是这样,盯着我的脸爬动哦。』夏白边说边慢慢的旋转身体。
  月华就像是一只训练有素的母狗一样,缓缓的在夏白右脚边绕着圈圈爬动,头还是抬着高高的看着夏白。

  『好乖,月华好乖哦。』夏白蹲下身子,轻轻的抚摸月华的头。

  月华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夏白训养的宠物一样的驯服,在夏白摸着月华的头时,月华闭上眼睛,像是宠物狗在接受主人奖励一样的表情。

  『月华』当夏白再一次叫着时,月华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夏白。

  『妳是不是很兴奋,也在享受这样的感觉呢?』夏白问月华点点头。

  『嗯,果然没错,月华妳有着对宠物狗特别敏感的感觉,妳的潜意识里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因此妳刚刚会有享受这样感觉的行为,因而闭上眼睛去享受这样的感觉,对吧』月华依然点着头『若不是今天这样的一个机会,这样的一个场景,我还真的不知道月华是一只喜欢被训养的宠物狗呢。』夏白说『我……』月华不知道该怎响应,毕竟自己真的对刚刚的感觉很舒服。

  『不用说了,月华。这件事只有我知道,我会帮你保密的。』『谢谢你』月华点点头。

  就这样夏白牵着月华来到摄影间。

  夏白手上的链子一直系着月华的项圈,月华就像是一只听话的宠物狗一样,在众人面前让夏白牵着爬来爬去,而月华也渐渐的习惯夏白这样牵着她,直到玮如他们挑完照片离开,助理许志也离开了。而月华依旧温顺的趴在夏白右脚的脚边。

                第二章

  玮如的写真集终于发行了,意外的结果是很多的宠物用品公司都找玮如拍摄广告,一夕之间,玮如窜红般的指数直线上升,经纪公司打电话来道谢。

  『真有你的,当真让玮如窜红了。』月华说着『运气好。』夏白笑着说自从那一天拍摄完玮如的写真集之后,夏白与月华就都没再提起那时的情形与感觉,假装那样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渐渐的回到以往的样子。

  『中午一起吃饭吧。』月华说『请我吃饭,肯定没好事』『不吃就算了。』月华转身要走两人依旧如往常一样的斗着嘴。

  今天的月华穿着性感,酥胸微露,短短的迷你裙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看到底裤一样。

  『好,一起吃饭。』总是拗不过这样的月华月华笑了,自从那一天之后夏白与月华就像是比较亲密的好朋友一样。

  月华靠在下白的身上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妳的生日』夏白猜『不是』月华笑着。

  『那我不知道了』月华俏皮的笑着,夏白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玮如想请我们大摄影师吃饭的日子。』『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我们大美女要请我吃饭呢。』夏白接着说『许志要离职了啊』『嗯,他得回家去照顾生病的老妈,要不要再找一个助手?』月华问『看看吧,暂时还不需要,因为有妳这样一个美丽的助手了啊。』『又贫嘴了。』来到了俱乐部的门口,一个西装毕挺的中年男子引两人来到玮如的席上。

  『哇!更成熟妩媚了哦。』夏白看着玮如说『这都要谢谢妳啊。』玮如的经纪人看着夏白说。

  夏白笑了笑。

  『不是只有请我吃饭这简单吧。』夏白说『边吃边聊』经纪人催促服务生上菜。

  月华看着夏白,像是在询问夏白什么事一样,夏白也看着她耸耸肩,表示不清楚。

  看上去玮如的经纪人虽然算不上是美女,至少也是有着中上的姿色。

  『我叫亚雯,别在叫我经纪人小姐了。』亚雯笑着说『ok,亚雯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夏白说『嗯,那我就直接说了』亚雯说着『自从玮如拍了petgirl这样的写真以后,就造成一些的困扰』『怎么说呢。』月华质疑的问着『唉,就是每当玮如接受访问时,主持人总会问起玮如拍摄宠物女孩时的感觉,而我们总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亚雯说着『以一个经纪人的立场,当然希望可以像现在一样成功的制造话题,可是,若是回答主持人说〝只是因为想制造话题而演出这样的感觉来「,好像又跟现今所引起的讨论话题不合,公司也希望我们继续延续这样的结果,所以我们就想问问你的想法了。』『嗯,可以再说清楚点吗?也就是现在的情形』夏白说『现在呢,大家都将宠物等于玮如看待,而在之前所营造出来的感觉是玮如喜欢被当成宠物一般的宠爱,可是当被问到当宠物的感觉时,玮如似乎又无法说的很清楚,所以不大敢上谈话性节目,所以怕话题会无疾而终。

  『亚雯说』我懂了,也就是说,玮如本身没有宠物的感觉。『夏白说着时故意转头看着月华。

  这时月华也刚好转头看着夏白,脸上泛起两片红晕。

  这是那一件事后,再一次提及这样的话题。

  『打算怎做呢?』『跟玮如讨论过后,觉得当初你会提出这样的想法,拍摄这样的主题,相信你本身对这方面应该会有较多的认识。』亚雯说月华睁大眼睛看着夏白。

  『我考虑看看』夏白说。

  『嗯,好的』亚雯说夏白接着说『嗯,再尝试一次吧,可是这次的酬劳可是会不便宜哦。』『嗯,我知道』亚雯说着『但是,你打算怎做呢,而我们该怎配合呢?』『找个有空的时间到工作室详谈吧,谢谢妳们的午餐,先回去想想细节问题。』夏白说站起身,牵着月华的手走出饭店。

  一路上都没有说一句话,上了车,月华坐在驾驶座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白伸手摸着月华的大腿,叫了一声『月华』。

  月华好像大梦初醒一般,颤动了一下。

  『怎了,在想些什么呢?』夏白问『也没想些什么,只是在想一个人真的会喜欢让另一个人当成宠物一样的饲养着吗?』月华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听过一句话吗?〝一样米养佰样人「,每个人都不同,所以是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夏白说』嗯,我知道,我只是在想……『月华欲言又止。

  『想什么呢』『这要怎说呢,上次帮玮如拍摄写真时,那时候我……』『你想问我觉得妳是不是也是喜欢这样的一个人是吗?』夏白说月华点点头。

  夏白笑着说『月华,这你不该问我,这是你自己的感觉,妳该自己想想是不是喜欢这样的感觉呢。』『……』只是这一路上夏白与月华再没有进一步的交谈。
  回到了摄影工作室,月华走进了办公室,打开计算机里的数据夹「PetGirl」

  看着夏白帮她拍摄的照片,这是夏白为她保留下来的,在每一张的照片都清楚的落款着~ 宠物狗月华摄于x年x月~ 月华仔细的看着每张照片里自己的表情,
总觉得照片里的自己是如此愉悦的感觉,在月华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一个疑问〝我是不是一只宠物狗呢?「。

  就这样过了几天候,突然接到亚雯的来电留言「你好,我是亚雯,经过我跟玮如的讨论后,下星期一早上10:00我们会过来讨论细节。」

  月华与夏白听着录音机的留言『要来了』夏白说『嗯……』月华的心底涌起一个奇怪的感觉。

  『夏白』月华叫着说『有一个问题想请问你。』『妳说』『要怎样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成为一只宠物呢?』月华问『原来这几天你都在想这样的问题啊』夏白说『嗯,一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你们所说的宠物。当我看着你帮我拍摄的照片,在看着上面的落款~ 宠物狗月华~ ,真的让我觉得矛盾,虽然自己明白的清楚自己并不排斥成为一只宠物狗。』『月华,这一时也很难说清楚的,等等讨论细节时,你也一起参与吧』夏白说『月华,你不用紧张,也不需要去思考自己是不是一只宠物,慢慢你会清楚了解的。』夏白紧接着说『眼前呢不要去考虑这样的问题,现在已经是9:30了,等等玮如她们就会来了,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交给妳去完成。』『什么任务呢?』月华问『妳要充当模特儿,不是一般的模特儿,是宠物模特儿。』夏白看着月华说『……』『一起到更衣间吧』夏白牵着月华的手走进更衣间。

  『换上它』夏白拿了上次月华穿过的宠物装给月华。

  月华拿着服装进入更衣室,不一会,月华已经换好服装,趴在地板上,抬着头看着夏白。

  夏白手上拿着绣着月华字样的项圈让她看着。

  顺手就将项圈戴在月华的脖子上,月华没有一丝想反抗的感觉。

  『月华,会觉得不喜欢吗?』夏白问月华摇摇头说『不会』『那会不会有点希望我把想圈套在妳脖子上的冲动呢?』月华害羞的点点头说『嗯!』『月华,妳觉得以一个人的感觉,会希望自己像宠物一样的趴着,让人帮她戴上项圈吗?
  『夏白说月华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说』不会吧『』月华,抬头看着我。『月华抬起头看着夏白,夏白看着月华说』妳刚刚会希望我帮妳戴上项圈吗?『月华点点头。

  『这应该不会是一个人希望做的事吧!』夏白说夏白对着月华笑了笑,月华也对着夏白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就像是告诉夏白〝原来我陈月华是一只宠物狗。
  「系上了链子,夏白缓缓的牵着月华来到摄影间。

  将月华系在进门处的柱子上。

  『月华,等等要这样迎接客人哦,懂吗?』月华很温顺的点了点头。

  叮咚……

  门铃响起时可以感觉月华还是有些许的紧张。

  夏白去开了门,领了玮如她们进门。

  看到月华趴在门边的样子,这第一幕便吓了她们一跳。

  夏白说『忘记了吗,这是月华与妳一起拍摄过宠物女孩写真的宠物狗月华。
  『』记得『玮如说』玮如,要麻烦妳一件事,帮我把月华牵进来,谢谢。
  『夏白说玮如取下墙上系住月华的链子,牵着月华来到会客室。

  夏白接过月华的链子,让月华静静的趴在沙发下夏白的脚边。

  夏白拿了一些上次拍摄的照片,也就是玮如与月华扮演着两只宠物狗打闹的照片给玮如与亚雯看。

  『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呢?』夏白说玮如与亚雯看着照片讨论着。

  这时候,夏白伸手抚摸着趴在脚边地板上月华的头,就像是在抚摸宠物狗一样的。

  月华低着头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夏白的抚摸一样。

  『感觉上两个的表情有点不一样。』亚雯说『嗯,哪里不一样。』『月华,在照片里的感觉跟现在一样,像是在享受着宠物狗的乐趣』亚雯看着趴在夏白脚边的月华说月华听到亚雯的话时,心理震荡了一下,原来这就是我啊,在拍照时与现在我都是在享受着当一只宠物狗的感觉啊,我真的是一只宠物狗呢。

  月华抬头看着夏白,夏白对着她笑了笑说『了解了吗?』月华猛点着头,这是月华第一次这样的肯定自己宠物狗的身分。

  『月华,乖乖的趴好哦。』夏白说月华点点头趴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夏白,『好乖』夏白摸了摸月华的头。

  『看到了吗』夏白转头对着亚雯与玮如说着。

  『嗯,看到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亚雯说着『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宠物是什么意思呢?』夏白看着玮如与亚雯问着『就像是狗啊、猫啊,这些都叫做宠物』亚雯回答『这应该说是动物吧,玮如知道吗?』夏白说『宠物应该是指被人饲养的动物吧。』玮如说『嗯,没错,并不是所有的猫狗都算宠物,必须是有主人的猫狗才算是宠物,不然充其量也只是动物而已。』『而让一个原本可以饲养宠物的人,让自己转换身分成为一只宠物,这是怎样的感觉呢。』夏白说『这很难解释,需要自己花一段时间去感受,认同自己的身分』夏白说『而且这样的感觉是别人无法了解的,除非是当事人,也许该说是当事的宠物。』『这样的话,也就是说需要自己去体会了。』玮如说着『没错,宠物的感觉只有宠物知道,而且每一只宠物的感受都是不同的。』夏白说『那我们该怎做呢?』亚雯问『一般的话,需要一段时间去模仿体会宠物的感觉,除非自己具有强烈的宠物意识,这样的话就可以在短时间接受自己是宠物的身分。』说着时夏白转头看着月华并摸摸她的头。

  月华知道夏白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自己短时间就接受自己是一只宠物狗的身分,这是因为自己有强烈的宠物意识。

  『那我们该怎样的去模仿体会呢。』玮如又发问『今天玮如问题比较多哦,看来玮如比较想知道如何可以成为一只宠物哦,依照这情形看起来玮如比较容易被训练成宠物哦。』夏白说『为什么呢?而且本来也就只有玮如要尝试啊。』亚雯说『哦,我以为妳们俩个要一起体验的呢。』夏白说玮如看着亚雯。

  『……』亚雯说『我也有跟玮如谈过一起体验的,也没有说不想啊,但是你知道的,这酬劳只有玮如一人份,除非妳愿意免费教我。』『买一送一啊』夏白说『看你啊』亚雯说『嗯,这样吧,想体验或想成为宠物的人,现在就趴在地板上吧』夏白说看着玮如与亚雯对看了一下,双双趴在地板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夏白。

  『看来,这里空间太小了,不适合一次饲养三只宠物。』夏白说说完大家对看了一下都笑了。

  『明天带你们去逛街,今天你们先回去,明天穿一套比较轻便的服装来。』夏白说送走了玮如与亚雯后,夏白转身看着月华。

  夏白扯了扯系在月华脖子上的链子说『今天妳的收获最大吧。』月华张大眼睛看着夏白。

  『有没有确定自己的感觉啊』夏白说夏白蹲下解开系在月华脖子上的链子说『自己选择自己要的身分吧?若希望自己是一只宠物就爬到我脚边,不然就去更衣室把服装换下吧。』说完夏白走进会客室的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根烟抽着。
  看着月华依旧趴在摄影棚的地板上,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月华开始移动,一步一步缓慢的爬着,爬进了会客室的门,来到夏白的脚边,静静的跪坐在夏白的脚边。

  夏白伸手摸着月华的头说『选择好自己要的身分了吗?』月华点点头。
  『嗯,乖,从今天开始我会慢慢教妳怎样成为一只称职的宠物狗。』夏白说就这样月华选择了成为一只宠物,准备接受夏白对她的调教与训练,月华是不是可以成为一只称职的宠物狗呢?

  玮如与亚雯以后会有怎样的发展呢?

警告︰www.09sese.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